第十章

 杉杉连忙从阿may的位置上起来,快步跟上封腾走进总裁室。封腾把手中的公文包什么的都扔沙发上,吩咐说:“把门关上。”

  “哦。”杉杉关上门。对大boss的命令,杉杉有时候已经行动快于思维了。

  关上门转回身,杉杉愣住。

  总裁大人……居然、居然在脱衣服……

  好吧,虽然只是脱个西装,里面的衬衫还是穿得好好的,可是这个脱衣服的动作怎么这么好看呢。怪不得有人买票看脱衣舞,而且大boss身材真不错……

  杉杉看得目不转睛。

  封腾脱下西装,看她傻站在那,随手就把西装扔给她,“帮我挂起来。”

  然后他就走进洗手间清洗,留下杉杉在原地捧着西装石化石化……

  大boss就是大boss,使唤人的事情做起来永远这么自然,再这么下去她绝对会变成总裁大人的全能丫鬟。

  杉杉握拳,决定了,反抗,从不挂西装做起!

  封腾擦了擦脸出来,就见薛杉杉仍然捧着西装站在原地,封腾皱眉:“找不到挂衣服的地方?”

  “不是。”杉杉鼓起勇气说:“总裁,我不会帮你挂的!”

  “为什么?”

  封腾表情一沉,缓缓走向她。杉杉只觉得周身都被高压笼罩,越来越强。

  “因为……”杉杉咬牙,双手伸出把衣服奉上。

  豁出去了!

  “因为现在天气冷了,总裁你还是穿上吧,不然会感冒的。”

  薛杉杉你没救了……杉杉的沮丧瞪着手里的西装。

  算了算了,挂衣服这是小事,今天主要是为了午饭的事情来的,这个绝对不能妥协。

  封腾微微一笑:“原来你是关心我,刚刚我还以为……”

  他这一笑笑得杉杉毛骨悚然,忙否认说:“没有没有,我当然是关心总裁您。”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关心他?杉杉绞尽脑汁,结结巴巴的说:“因为、因为,总裁的健康就是员工的幸福。”

  “我的健康就是你的幸福,这话不错。”封腾满意的点头,“好了,我健康得很,你还是先把衣服挂起来吧。”

  呃,总裁大人的话好像哪里怪怪的,杉杉边去挂衣服边疑惑。挂好衣服回来,也没想出哪里不对,杉杉把这个问题甩在脑后,期期艾艾的开口:“总裁……”

  不对不对,怎么是这种语气,又不是来求人的。杉杉咳了一下,重新说:“总裁!”

  封腾走向办公桌后。“怎么了?”

  “那个,那个午饭……”

  杉杉正要一鼓作气,死而后已,封腾却打断她说,“对了,去把沙发上那两个纸袋拿过来。”

  又叫她做事!好吧,就帮他做这最后一件事好了。

  杉杉把那两个漂亮的纸袋子拿过来递给他,封腾却不接,打开电脑输入密码,看上去很随意的说:“嗯,给你的,拿去吧。”

  给——她——的!

  这三个字不亚于九天惊雷,彻底把杉杉震住了,以至好几分钟都没反应。刚刚扫了一眼袋子里面似乎是护肤品吧,大boss居然买护肤品给她……

  好、好、好可怕!

  几乎是生存的本能告诉薛杉杉,这东西绝对不能要,要了以后就没活路了……于是杉杉张口:“总裁,我不……”

  “不”字刚出口,大boss的眼神就砍过来了,不要的“要”字硬生生在嘴边刹车,杉杉差点憋内伤了!

  “不什么?”

  又威胁她!老是这招也不怕没创意。杉杉十分鄙视总裁大人。

  “不……能不要。”

  偏偏每次都被同一招威胁了,杉杉更鄙视自己。

  看她低着头郁闷,封腾眼中也闪过一丝不悦。

  “好了,你出去吧。”封腾表情冷下来,挥手叫她出去。杉杉走到门口,封腾又说。“明天中午别忘记上来。”

  杉杉这才想起午饭的事情还没解决呢,步骤全被大boss的礼物打乱了。

  走出总裁办公室,杉杉决定了,这钱一定要还大BOSS,但是大boss肯定是不会收的,所以,杉杉十分智慧的想了个好主意——以后加班不打加班卡,不拿加班费,这总可以了吧。

  Linda看见杉杉提着纸袋子出来,笑着说:“薛小姐,果然是送给你的呢。”

  她不无邀功的说:“这个牌子是我向总裁推荐的,上次你不是说你冬天皮肤很干甚至会起皮吗?用这个最有效果了。”

  杉杉想起来了,有一次她到楼上来,是向linda和阿may这些时尚人士讨教过这个问题,没想到……

  “Linda。”杉杉想起什么,紧张的问:“这两套化妆品要多少钱啊?”

  Linda心中皱眉,觉得她实在小家子气,男人送东西收着就是了,问价钱多么俗气,不过还是笑着说了个数字。

  “……”

  听到价格,杉杉只有一个念头,让风把她吹走吧吹走吧……竟然这么贵,她要加多久的班啊!

  杉杉万念俱灰了,喃喃的说:“Linda,你就不能推荐个便宜点的吗?”

  然后在所有人诧异不解的眼神下,杉杉游魂状的飘下了楼。

  游魂般的过了一下午,晚上,杉杉又坐在床上看着那两盒护肤品发呆。Boss大人不愧是大资本家,大棒加金元的手段运用得如此熟练。

  哎~~

  杉杉拆开漂亮的盒子,打算试试,毕竟这是她以后N年的加班费换来的,总不能放着过期吧。可是把那些瓶瓶罐罐拿出来一看,杉杉无语了。

  这些瓶子上写得是什么啊?

  虽然每个字母都认识,但是合在一起就不认识,好像是法文?

  杉杉满脸黑线。

  把盒子扔一边,杉杉躺在床上看了会天花板,然后又起来,找出纸笔把瓶子上的字母依样画葫芦的抄下来,打算明天问问办公室里的同事。

  隔天上班,杉杉问了两个对这方面比较有研究的同事,结果她们也不晓得。杉杉想了想,看来只好问linda了,既然是她推荐的牌子,她应该懂吧。

  很快又到了吃饭的时间,杉杉十分忧郁的上楼。

  忧郁是因为杉杉心里很矛盾。俗话说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软,她吃了也拿了,却要拒绝帮人家做事,好像很小人很忘恩负义,可是如果不拒绝的话,将来还得继续吃,说不定还要继续拿,循环往复,她岂不是要从挑菜工变成包身工了?

  包身工……杉杉一个激灵,遍体生寒——不行不行,这样就永远没有出头的日子了!宁可做小人,也不能做包身工!

  前者是人格问题,后者可是人生问题。

  杉杉又一次下定了决心。

  可是一进办公室,杉杉就发现总裁大人现在的心情绝对称不上愉快。也对哦,饿着肚子的boss都是心情不好甚至凶猛的,捋虎须的话还是等喂饱boss再说好了。

  杉杉自觉的坐下开始挑菜,挑完后又很恭敬的请boss大人过来吃饭,然后边吃饭边偷偷观察,嗯,果然boss大人的表情越来越和缓了。

  于是吃完,杉杉终于英勇的开口了。“总裁,挑菜这个工作我以后可以不做吗?”看见封腾的峻眉拢起,杉杉连忙找出替死鬼。“可以让方特助做!”

  方特助我对不起你……

  “啊,不对,让阿may做!”杉杉忽然想到了两全其美的办法。这可不是她陷害朋友,是阿may自己说的。上次逛街,阿may说这种事情她求都求不来,还说她要不想做就让给她。

  “阿may学历高能力强,又细心又温柔,而且近水楼台随叫随到。”杉杉结结巴巴的细数阿may的优点。

  封腾眯起眼。“帮我挑菜,你当成工作?”

  不然当成什么?杉杉很想这样反问,可惜她的勇气已经用尽了,没胆开口。总裁大人现在的表情居然比刚刚饿着肚子的时候还可怕!

  “既然不想做这个工作,那就别当成工作做。”

  “啊?”那到底是做还是不做?总裁大人的话怎么这么深奥,就不能给个爽快点的答案吗?杉杉快被他绕晕了。

  “你说阿may学历高能力强……”

  咦,有转机?杉杉欣喜的大力推荐:“阿may是硕士!”

  “所以让她做这个太浪费人才。”封腾冷哼说,“你做正好。”

  ==

  不答应就不答应,总裁大人你干吗人身攻击,杉杉郁闷。

  看她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封腾心情恢复了些,换了个话题说:“昨天给你的东西能用吗?”

  “……我还没用。”

  封腾脸上又晴转多云。

  杉杉赶紧解释说:“不是不用,是上面的标签我看不懂,不过我已经抄下来了,等会问下linda好了。”

  封腾训斥说:“这种事情也去问别人,你不觉得丢人,我都觉得丢人。”

  看不懂法文很丢人吗?杉杉觉得自己简直太无辜了,她只是个小财务,拜托总裁大人别以超人的标准来要求她好不好。再说了,就算丢人也是她丢,关总裁大人什么事==

  “拿来。”封腾一脸恨铁不成钢的不耐。

  “什么?”杉杉茫然。

  “你不是抄下来了吗?抄哪里了?”

  “哦。”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杉杉还是顺从的从裤兜里拿出纸。

  封腾看了一眼,然后放在桌上,“过来。”

  干吗?杉杉凑过头。

  “听好了。”封腾指着某个词条开始翻译:“这个是……”

  他一条一条的翻译下去,杉杉呆住,总裁大人居然亲自给她解释这个???

  她还没惊完,封腾已经全部说完,问:“记住了吗?”

  杉杉:“……”

  ==刚刚光顾着惊讶了,根本没仔细听。

  封腾用一种看猪的眼神看着薛杉杉,杉杉羞愧的低下头。

  “你到底是怎么被招进来的。”封腾摇头叹气。

  “算了。”他拿起笔,在每个词条后面写上中文。

  他拿笔的姿势非常有魄力,天生一种掌握全局的气势,字迹也非常有力道……杉杉的视线不知不觉的从纸上转移到封腾身上,渐渐的望着他有点出神。

  为什么竟然觉得总裁大人现在低头写字的样子很温柔……明明他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错觉,肯定是错觉。

  封腾写完抬头,就看到薛杉杉看着自己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心情忽然大好,把纸给她。

  “拿好。”

  “哦。”杉杉收好。

  封腾微微一笑:“明天记得准时过来。”

  杉杉被总裁大人忽如期来的微笑晃了神,乖乖的点头:“哦。”

  封腾满意了。“你回去吧。”

  直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杉杉才回神过来。

  啊啊!总裁大人太不厚道了,大棒加金元还不够,居然还用上了美男计,糟糕的是,她居然中计了。

  经过这两次交锋,杉杉明白了,总裁大人不可力敌,只可智取。直截了当的说是不行的,要想个委婉曲折的法子。过了几天,恰逢CPA成绩出来,办公室里有人参加了考试,天天说这个,杉杉灵光一闪,有了主意。

  这天和封腾吃完饭后,杉杉严肃的说:“总裁,为了提高专业水平,更好的为公司服务,我打算考CPA,所以中午要好好复习,所以……”

  杉杉停住,期盼的看着封腾,就盼他自己领悟,然后知趣的说明天你就不用来了,好好看书吧。总裁大人肯定不知道CPA什么时候考试。

  封腾果然一脸领悟,会意的说:“你的办公室太吵?嗯,你中午可以在这里看书。”

  杉杉蔫了。

  虽然这次又失败了,但是杉杉是个坚强的孩子,已经从战斗中找到了乐趣,做好了持久战的心理准备,所以也没受多大打击。至于封腾说的什么在他那里看书,杉杉压根没放心上。

  所以第二天在总裁办公室,杉杉对着桌子上那一“巨”堆书,表情不可不谓精彩绝伦。

  “这些是什么?”

  “CPA的教材。”总裁大人悠悠的回答。

  杉杉总算明白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你不是要在这里看书吗?我估计你会忘记帯书,所以叫linda准备了一些。”

  封腾说着走到她身边,翻了一下,皱眉:“怎么就这么几本?”

  杉杉两眼一黑,忍无可忍的说:“这些还不够多吗!”

  CPA本来就有五门,光教材就很多了,可是这堆书不仅包括教材,还包括参考书和各种各样的试卷。

  他居然还嫌少!

  封腾不置可否的抽出一份试卷翻看。

  “这些试卷不算书。”封腾翻了一会说:“你开始看书吧,以后每半个月考试一次。”

  考试?!不会吧!总裁大人还要兼职班主任吗?

  “可是我要上班。”

  “那星期六过来。”

  “星期六不是休假不用上班的吗?”

  “我叫你来上班了吗?”封腾心情愉快的微笑,“让你来考试。提高个人专业水平,更好的为公司服务。”

  杉杉垂死挣扎。“那我考一门……呃,两门就好,五门一起考不可能过的拉。”CPA考试可是出了名的变态啊。

  “考试时间还有一年,时间还很长。”

  原来他居然知道什么时候考!太奸诈了。

  “而且……”封腾轻松的说:“我有办法让你过。”

  咦,难道总裁大人有什么门路?杉杉两眼放光。虽然她不会真去作弊,但是心里YY一下也爽啊。

  “只要一句话。”

  果然果然!总裁大人的样子十分有把握哦!杉杉激动。

  “考不及格,扣工资。”

  下午上班前五分钟,杉杉一脸菜色的被大boss从办公室里放出来,捧着厚厚的几本书两眼昏黑的下楼。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经此一役,杉杉彻底竭了。

  同时也悟到了一个真理——

  与天斗,其乐无穷。

  与地斗,其乐无穷。

  与boss斗,其傻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