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哈哈哈哈!不是她不是她!

  杉杉差点热泪盈眶了,欣慰啊,人间果然还是有正义的!

  杉杉顿时对这个世界充满了信心,跟着大家热烈的鼓掌。

  掌声中,周晓薇满脸通红的站在原地,含羞带怯的望向封腾。

  封腾则面无表情,杉杉心想boss大人投资失败心里肯定不爽,说不定会迁怒她这个“合伙人”,正想赶紧闪开,封腾横了她一眼说:“你在这里待着,不要乱跑。”

  >_<

  果然被迁怒了。

  自己去和美女跳舞,却叫她在这里傻站。

  舞曲的前奏已经响起。

  封腾向站在场中央的周晓薇走去,礼貌的向她做出邀请的姿势,周晓薇矜持羞涩的将手放在他手中。

  两人翩翩起舞。

  周晓薇今天能艳压群芳,打扮自然是费足心思。她穿着一身飘逸的纯白色雪纺纱裙,露出香肩,胸口有一层白色透明的蕾丝,显得纯洁又诱惑。微卷的发间斜插了一只镶满水钻的小皇冠,闪闪亮亮,更加衬得她娇嫩柔美。

  她仰首看着眼前高大的男子,眼波纯真羞怯。

  杉杉站在场外看着他们跳舞,然后视线渐渐集中到周晓薇的腰间,boss大人的那只爪子上。

  不纯洁!太不纯洁了!

  跳舞这事到底是哪个色狼发明的,简直是让男男女女们光明正大的偷鸡摸狗嘛……

  舞池中封腾和周晓薇姿态优美的连续转着圈圈,他们不晕,杉杉看着看着却觉得头晕起来。

  嗯嗯嗯,肯定是酒喝多了,还是坐下来休息一下吧。

  杉杉到餐桌取了些残羹冷炙坐下开吃,补充能量才是第一要务啊。刚才傻了,居然真听boss大人的话在那傻站。

  正吃着,耳边又响起声音。

  “薛小姐!”

  ……这人害她噎两次了。

  杉杉抬头笑着打招呼:“言先生。”

  言清绅士的说:“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请薛小姐跳支舞。”

  杉杉尴尬:“那个……我不会跳。”

  言清体贴的笑笑:“那聊聊天也不错。”

  他说着就在杉杉对面坐下,杉杉关心的问:“封小姐好些了吧?”

  言清听她问起封月,又是一脸感激:“多亏薛小姐,她已经脱离危险,剩下的要慢慢调养,一时也急不来。”

  呃……听他提起这个杉杉就心虚,可是总裁大人又不准她否认,杉杉急忙随便的找了个话题说:“听说封小姐前阵子一直在欧洲,几时回国的?”

  “欧洲?”言清奇怪的说:“我们还是蜜月去过,有两年没去了,你想去旅游?月月前阵子也有去度假的念头,不如等她身体好了你们一起去。”

  杉杉怔住了。

  第一支舞曲渐渐接近尾声。

  阿may和Linda并未下场跳舞,一起坐在舞池边闲聊。阿may羡慕那一万块奖金,言语间隐有不甘,Linda听了笑着说:“你不甘心什么,人家下的本钱是你的十倍。”

  阿may惊讶:“Linda,我这身上下可不便宜。”

  Linda嗤笑一声,看向舞池,将周晓薇从头到脚的牌子一一数来,然后问阿may:“服了没有?”

  阿may这下不甘全消,感叹说:“她也不过是个小职员,真是舍得本钱。”

  Linda一语双关的说:“醉翁之意不在酒,舍不得孩子套不着‘郎’。”

  阿may会意的笑起来。“可是我敢打赌,她的本钱就是再加十倍也是白搭,总裁下支舞曲肯定邀请杉杉。”

  场内,第一支舞曲已经奏完了最后一个音符,封腾松开手,礼貌的微一颔首后就要离开,周晓薇有些急切的在他身后轻叫了一声:“总裁。”

  封腾顿住脚步看向她。

  第二支舞的舞曲响起来。

  阿may惊讶的发现总裁并没有像她预料的那样邀请薛杉杉共舞,而是和周晓薇跳起了第二支舞。

  其他人也都有些诧异,纷纷想着:难道今天周晓薇真的美貌到令总裁心动了?

  众人饱含同情的目光一致的看向被冷落在一旁的“正牌女友”薛杉杉,只见她呆呆的坐着,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显然已经被打击得不行了。

  然而事实上,杉杉却对场内异常的气氛,众人精彩的眼神浑然不觉,她甚至不知道第二支舞曲已经开始了。从言清走出去接电话开始,她就维持一个姿势坐着那里,完全傻了。

  总裁大人……居然是骗她的?封大小姐根本没有去欧洲!那么后来几个月的午餐是谁送的?

  ……难道是总裁大人?

  可是为什么?

  是找借口奴役她剥削她?还是……还是……

  杉杉猛的不安起来,心脏砰砰乱跳,好像有什么东西就要破茧而出。

  啊啊啊!不行不行,杉杉连忙把那东西塞回去。她肯定是喝多了才会这样胡思乱想!酒真是个坏东西,居然让她产生这么诡异的想法……

  她不由看向舞池,封腾和周晓薇仍然在跳舞,恰好此刻封腾背对着她,周晓薇看见她,朝她温婉的一笑。

  杉杉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她,她看着封腾挺拔的背影,觉得脑袋越来越重,杉杉想还是出去清醒一下吧,再待在这里要走火入魔了。

  于是,时刻关注着这边的八卦人士们清楚的看到,薛杉杉“嫉妒”的盯了舞池中的总裁和周晓薇一会,然后“生气”的站了起来,独自一人“失魂落魄”的走出了会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