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38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翻译成白话文就是——夫人,回娘家够久了,该回来了。

  于是,七天后,微微就以去B市实习为理由,踏上了回校的路途。

  新买的《历代诗词鉴赏词典》摊开在小餐桌上,飞机轻微的颠簸中,微微低头看着书,但是唇边浅浅的笑容和久久不翻动的书页却在告诉旁人,她已经出神很久了。

  “各位乘客请注意,飞机马上就要降落,请各位乘客收起餐桌,系好安全带。”

  “各位乘客请注意……”

  空姐一遍遍地提醒着乘客们注意安全事项,微微回过神来,把东西收拾好。十几分钟后,飞机平稳地降落在首都机场。拒绝了同机某有车男士的邀请,微微拖着行李箱,脚步轻快地登上了开往A大方向的机场大巴。

  这次回来她并没有跟大神讲,有心给他一个惊喜,但是,也许是惊吓也说不定?

  反正能惊到他就好了>oo<

  大夏天的,提着沉重的行李爬楼实在不是件愉快的事,可是奇怪的是,微微却一点郁闷的感觉都没有。

  因为行李太重,六层楼微微爬了十来分钟,然而等她走到致一科技门口,却听“叮”的一声,旁边的电梯门居然开了,有一女二男从电梯里走出来……

  电梯……

  居然好了?

  微微擦着汗,很有冲过去踹它几脚的冲动。

  就在这时,致一科技的玻璃门也被拉开了,一个身形高壮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方脸大块头,穿着黄色T恤衫,赫然正是愚公。

  无论何时漂亮的人总是最吸引人眼球,愚公一走出来,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正前方的一女二男,而是站在一边的贝微微。

  愚公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错,惊讶地瞪着眼珠子上下打量微微。

  微微其实比他还惊讶,尴尬地朝他小小地举了下爪子算是招呼。

  愚公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他总算没忘记正事,把眼睛从微微身上移开,上前几步跟电梯里走出来的女子握手:“方总监,欢迎欢迎,这么热的天让你们跑过来真是辛苦了,我是小于哈哈。”

  被称为方总监的女子大约二十七八的样子,穿着条纹汗衫短裙,系着金属色宽腰带,全身上下带着一种独特的时尚感。她笑着跟愚公握手:“您好。”

  “肖总本来要亲自出来迎接,不巧正好有电话……”

  “是我们来的不是时候。”方总监笑着说,“实在是今天场景音乐的效果出来,急着想让你们听一下,你们肖总在这方面是行家,还要请他指点。”

  微微在一旁听着他们客套,越听越想哀号。

  搞什么啊!大神不是说今天就他一个人在公司吗?所以她才敢直接跑到他公司来啊,现在是怎么回事?不仅愚公在,这几个人好像也是来找大神的……

  要不她现在溜走算了,晚上再跟大神联系好了。

  然而微微还没来得及行动……

  “这位也是贵公司的员工?”方总监目光复杂地落在微微身上。

  愚公摸了摸下巴说:“哈哈,这是我们公司员工的家眷。”

  一时间几双眼睛一齐向微微看来。

  众目睽睽下。

  微微拖着行李箱,陡然产生了一种私奔被抓的错觉。

  “请,请,大家里面请。”愚公拉开玻璃门,招呼着方总监等人进去,然后朝微微招手。

  微微犹豫了一下,拖着行李箱跟上。

  致一公司还是微微上次来时的模样,里面空无一人。据大神说,致一的员工们已经连续加班两周了,有人干脆晚上都睡在公司,于是这阶段任务完成后,他强制性地放了他们的假。

  可是愚公为啥不休假……

  愚公招呼着客人的同时也不忘八卦,悄悄落后几步,嘿嘿地小声说:“三嫂你这是私奔呢?”

  “这叫私奔吗?”微微有气无力地反驳,“我这明明就是公演。”

  愚公乐了,神神秘秘地说:“你这演出时间也太巧了,给人当头一棒啊。”

  微微不解,狐疑地看着他,愚公正要说更多,微微眼睛却突然往另一侧看去。

  办公室那端,一个挺拔秀颀的身影正向他们走来。

  他穿行在格子间,姿态从容而优雅,神情一贯的旁若无人,忽然间身形一顿,目光灼然地向这边射来。

  黑眸幽深,与微微视线相接。

  微微已经一个多月没看见他了,骤然心如擂鼓。

  他脚下只是一缓,随即行走如常,转眼已经到了他们眼前,方总监上前一步,伸手:“肖总。”

  肖奈调转视线,与她一握,彬彬有礼:“方总监,怠慢了。”

  “哪里,是我们唐突了。”

  肖奈微微笑了一下,又客套了两句,眼睛看向愚公。愚公会意,立刻招呼方总监等人,“方总监这边请,我们公司会议室的音响设备最好,不如到会议室听听效果。”

  愚公带着人走向会议室,肖奈拿过微微手里的行李箱,语调平静地说:“跟我来。”

  根本……

  没有惊到他嘛。

  微微私奔变公演,热情已经受到了打击,再看肖奈完完全全神色如常,不由有些失落起来,心里原本擂着的小鼓也默默地收了回去。这样的情绪蔓延着,微微甚至难得敏感地注意到,肖奈此刻的步伐都比平常快了许多。

  会不会是急着把她安置好,好去招待客人呢?

  虽然这是正确的做法,但是……好歹欢迎一下她嘛,口头也行啊T__T

  微微幽幽怨怨地跟在肖奈后面,肖奈打开办公室的门,稍稍侧身让她先行。

  微微蔫蔫地走进去。

  “咔嗒。”

  身后传来门被关上的声音。

  微微下意识地回头,却觉腰间一紧,灼热的手掌像烙铁一样牢牢抓住了她,炽热的气息从身后贴近,然后身体不知怎么地一转,微微就被按在了门板上。

  行李箱“砰”的一声倒在了脚边。

  肖奈俯下身,长腿逼近,低下头狠狠地压住了她的唇。

  微微的脑袋仿佛也“咔嗒”一声,彻底地蒙了。

  起初只是唇瓣被用力地吸吮摩擦,渐渐地,对方似乎不满足了,开始向里面侵入。因为毫无心理准备,微微的牙关根本没有一丝防备,轻易地就被撬开,任人长驱直入。炙热的唇舌不知节制地攻城略地,反复地毫不厌倦地在她口中肆意狂放地来回扫荡。

  随着唇舌的深入,他们几乎全身上下都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可是压迫着她的人却觉得不够似的,更加紧迫地压着她。身后是冰凉的门板,而身前接触他的每一块地方却燃烧般的火热,微微宛如置身冰山火海之中,前后夹击毫无退路。

  “唔……”

  微微喘息不过来了,本能地想要推开他一点,可是完全没有用,反而引来更加强力的压制。微微昏昏然,眩眩然,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被折断。他的气息仿佛通过口腔传到了四肢百骸,抽走了她全身的力气。

  不知过了多久,混沌中好像听见了敲门的声音,依稀听见有人说:“肖总,让人家在会议室等太久不好吧。”

  ……

  这个贼兮兮的声音,是愚公吗?

  微微脑中掠过一丝清醒,想到有人就站在这薄薄的门板外,顿时羞窘不安,下意识地退避闪躲,可身上的人好像要惩罚她的分心似的,更加猛烈地侵占起来。

  门外的人似乎走开了。

  在她觉得自己再也承受不住的时候,狂风骤雨忽然停止了。但他并未离开,唇舌像安抚一般,轻柔地舔弄着刚刚遭受洗劫的领地……

  良久,他才彻底地放过她。

  微微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可是脑子却依然没有思考的力气。他的手掌稍稍放松对她的钳制,她竟然很没用地腿一软,差点站不住了,随即双手竟然自发地抱住了他劲瘦的腰。

  啊!

  待到微微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的时候,简直羞愧难当,反射性地就想解释:“飞机,飞机上的东西太难吃了……”

  话说到一半,微微及时地刹住了车。还好,及时清醒过来了,没把话说完,要是接下去说自己没吃饱所以没力气,就算大神不笑她,她也会去上吊的。

  她全身无力,说话声音极小,肖奈好像连前半句都没听到似的,灼热的气息在她颈间流连着不动。

  片刻之后,他终于稍稍退开了一点,蕴满波光的黑眸近在咫尺地凝视她,又执起她的手亲吻:“在这里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