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寓言故事福祸篇五

   
得意忘形的老虎

  从前有一个农夫,他的地在一片芦苇地的旁边。那芦苇地里常常有野兽出没,他担心自己的庄稼被野兽毁坏了,就总是拿着弓箭到庄稼地和芦苇地交界的地方去来回巡视。
  这一天,农夫又来到田边看护庄稼。一天下来,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平平安安地到了黄昏时分。农夫见还安全,又感到确实有些累了,就坐在芦苇地边休息。
  忽然,他发现苇丛中的芦花纷纷扬起,在空中飘来飘去。他不禁感到十分疑惑:“奇怪,我并没有靠在芦苇上摇晃它,这会儿也没有一丝风,芦花怎么会飞起来的呢?也许是苇丛中来了什么野兽在活动吧。”
  这么想着,农夫提高了警惕,站起身来一个劲地向苇丛中张望,观察是什么东西隐蔽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看清原来是一只老虎,只见它蹦蹦跳跳的,时而摇摇脑袋,时而晃晃尾巴,看上去好像高兴得不得了。
  老虎为什么这么撒欢呢?农夫想了想,认为它一定是捕捉到什么猎物了。老虎得意得简直忘了形,完全忘了注意周围会有什么危险,屡次从苇丛中跳起,将自己的身体暴露在农夫的视线里。
  农夫悄悄藏好,用弓箭瞄准了老虎现身的地方,趁它又一次跃起,脱离了苇丛的隐蔽的时候,就一箭射过去,老虎立刻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扑倒在苇丛里。
  农夫过去一看,老虎前胸插着箭,身下还枕着一只死獐子。
  老虎捕到了獐子高兴万分,却没料到中箭而死,真可谓是乐极生悲。人生在世,应该谨慎从事,不要被一时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以致于丧失了对危险的警惕,否则,就会埋上灾祸的隐患。
   
彩蝶的一生

  桔树上有一种小蛀虫,靠吸取桔树树叶中的营养为生。这种小蛀虫大概像小拇指那么大,头上长有一只触角,靠身子的一伸一缩来蠕动,长得很像天牛的幼虫,身体略略带点青色。
  小蛀虫躲在树叶底下,仰起头来咬下树叶吃,它吃东西的速度特别快,就像饿极了的蚕儿吞吃桑叶那样,不一会儿,一张桔树叶就没有了影子。这小虫还很好斗,如果拿东西轻轻碰一碰它,它就马上昂起脑袋,竖起触角,怒气冲冲地摆出一副不可侵犯的样子。
  过一段时间以后,小蛀虫开始变得迟钝了,身子发僵,不吃东西,连动都不动一下,隔一天再看,它已经从幼虫蜕变成一只彩蝶了。不过这个时候,它的变化还没有完全完成,身体还蜷缩在一起,翅膀也合拢着没有伸展开,只是身上已经变得五彩斑斓。而且它的肚子也变得鼓起来,成了一个椭圆形,上面有一道一道的彩色条纹相间,很像一粒用来塞耳朵眼的玉石。它头上的那根触角也变成了两条又细又长的触须。但它的身子还柔弱得很,不能自由飞舞,就像醉了酒刚刚清醒那样。
  再过一天,它就变得强壮多了,已经可以在草木上攀登。不久,它便可以张开双翅,飞上蓝天,直冲入高空中,向着远方飞翔。
  彩蝶快活极了,它有时向云霄直冲上去;有时又藏在香草丛中;有时落在翠竹的竹枝上休息;有时又翩翩起舞。人们见了它那活泼可爱的姿态,很是喜欢。
  可是,彩蝶这样自由快乐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有一天,它正飞来飞去地玩得高兴,一不留神,一头撞在了蜘蛛网上。它正在挣扎间,蜘蛛赶了过来,吐出丝缠在它身上,牢牢地捆住它,使它动弹不得。
  彩蝶到这时候只能等死了。人们虽然可怜它,也爱莫能助,它只好丧生在蜘蛛的口中。
  彩蝶靠抢夺桔树的营养才披上了美丽的外衣,最后却在蜘蛛口下结束了它的一生。可见这样靠掠夺起家的人,不管他用多么迷人的外表来掩饰自己,都隐藏不了丑恶的本质,最后也难逃惩罚。
   
老人和树

  有一个老人家,在他自己的门前栽了一棵树。他每天守护着它,抱着种种的期待。他希望这棵树长得像一把大雨伞,那么他可以欣赏一种好风景,又可以乘凉。可是他也希望它长成为一种有出息的栋梁大材,那么他可以用来建造一座大楼房,又美观,又牢靠。然而他又很想要它长得又高又直,像桅杆一般,因为他的孙子已经在念书,将来中了状元,少不了要在门前竖旗杆的。不过,他也已经定好计划要造桥梁,做一件有益于人家的好事。此外,他还要制办床榻台几和一切木器;而最后,他就想到了自己年事已高,先做好一具寿材是刻不容缓的了,而这株树正是最适用的。
  这个老人家,拿这棵树简直派了无穷尽的用场。而他都不是白派的,每次想到了一种用场的时候他就去抚摸一回,浇一回水,每天都如此。而这棵树呢,它也很想不辜负老人家的希望;可是,它不但喝得太多,而且精神负担也实在太重,这样,很不幸,不久它就死掉了,虽然它还很年轻。
              (冯雪峰)
   
白帆和木桨

  在宽阔的江面上,渔船撑起白帆顺流而下。
  白帆鼓满了风,推送着渔船前进。它欣赏着自己在水中的倒影:那就像一张巨大的白蝴蝶的翅膀,多神气,多威风!
  于是,白帆嘲笑起躺在船舷旁的木桨了:“木桨啊,你这个又无能又懒惰的家伙,渔船冲波踏浪,飞快地前进,全靠有我这张帆!你呢?什么事情也不能干,只会躺在那里睡懒觉!”
  木桨一声不吭,好像真的睡着了。
  傍晚,渔船要返航了。渔夫解开缆绳,白帆“刷”地从桅杆上落下,卷了起来。接着,渔夫拿起木桨,点破江水,划动起来,渔船便掉过头返航了。
  白帆焦急地喊起来:“为什么把我卷起来呢?为什么使用那无能的木浆呢?”
  “哈哈,现在你该明白了吧?”木桨带着哗哗的水声,说:“你只能在顺风的时候神气十足!而我,虽然本事不大,却肯于逆风而上!”
              (刘厚明)
   
孔雀兼职

  孔雀在国际舞蹈表演竞赛上获得了大奖,引起了极大轰动。回国后,《鸟国日报》杜鹃记者访问孔雀,发表了长篇访问记。《舞坛》杂志还派人协助孔雀写出了自传《我的道路》,在《舞坛》杂志显著位置刊出。
  孔雀成了知名度很高的舞蹈艺术家,各个协会、学会和社会团体的会议通知、请柬、聘书,纷至沓来,推选孔雀担任领导职务或荣誉职务,而且都提出了不容推卸的理由。独舞研究会和民间舞蹈研究会推选孔雀担任副会长,因为它是著名独舞和民间舞蹈家;美化生活研究会和服装研究会,推选孔雀担任名誉理事,是因为它的服装精美绝伦;水文地质研究会聘请孔雀为顾问,是因为孔雀肯定熟悉孔雀河,且孔雀河在水文地质学上有很高的学术研究价值;有色金属研究学会聘请孔雀为名誉顾问,是因为孔雀石是提炼铜矿的重要原料;印度史研究学会聘请孔雀为名誉顾问,是因为孔雀肯定与孔雀工有瓜葛甚至有血缘关系,而研究印度史肯定是要研究孔雀王的……
  孔雀兼任的各种社会职务多达三四十种,各种各样的理事会、年会、学术讨论会应接不暇,几乎天天都有。孔雀往返于各个会场之间,疲于奔命,再也没有时间练功,体型越来越胖,后来竟步履蹒跚,根本跳不成舞了。
              (马达)
   
望天树与铁刀木

  望天树与铁刀木都生长在云南热带雨林。
  望天树高极了,你要抬头看它,帽子准会掉到地上。它高得连灵敏的测高器也无法测量,测了上部顾不到下部,远远望去,像一个傲然屹立的巨人。
  铁刀木矮极了,谁也没有注意过它。它长了一年又一年,身高却一直在一米以下。它在望天树的对面,相比之下,简直成了侏儒。
  望天树用枝条抚摸着云彩,嘲笑铁刀木:“可怜的铁刀木啊,你只配到小人国里去生活。”铁刀木不卑不亢地说:“你是比我高得多,可是我的生命力却要比你强。”“什么?什么?”望天树怒视着它,气得大声喊叫起来:“天大的笑话!我这么高这么壮,生命力难道还比不过你这个矮子?”
  生活并不像人们所希望的那样,天天有和风,天天有阳光,平静而舒适。在一个阴霾的日子里,林中突然闯进一伙凶残的家伙,砍走了望天树和铁刀木,只剩下两个矮矮的树墩。
  几天后,一个奇迹出现了,只见铁刀木的树墩上抽出了许多新的枝条,向上伸展,碧绿碧绿——它是一种永远也砍不死的树。
  望天树的树墩,一天比一天枯朽,上面长满了霉菌。
  从此,在这片林子里,人们再也见不到望天树的高大身影了,矮小的铁刀木却充满着活力。
              (卢培英)
   
陶罐和铁罐

  国王的御厨里有两只罐子:一只是陶的,一只是铁的。骄傲的铁罐看不起陶罐,常常奚落它。
  “你敢碰我吗?陶罐子!”铁罐傲慢地问。
  “不敢,铁罐兄弟。”谦虚的陶罐回答说。
  “我就知道你不敢,懦弱的东西!”铁罐摆出一副轻蔑的神气。
  “我确实不敢碰你,但不能叫做懦弱。”陶罐不卑不亢地说,“我们的任务是盛东西,并不是来互相碰撞的。在完成我们的本职任务方面,我不见得就比你差。再说……”
  “住嘴!”铁罐愤怒地喝道,“你怎敢和我相提并论!你等着吧,要不了几天,你就会破成碎片,完蛋了!我却永远在这里,什么也不害怕。”
  “何必这样说呢,”陶罐说,“我们还是和睦相处好,吵什么呢!”
  “和你在一起我感到羞耻,你算什么东西!”铁罐说,“我们走着瞧吧,总有一天,你要变成碎片的!”
  陶罐不再理会。
  时间不断地向前推移,世界上发生了许多事情,王朝覆灭了,宫殿倒塌了。两只罐子被遗落在废墟里。历史在它们的上面积满了渣滓和尘土,一个世纪连着一个世纪。
  也不知过了多少年月。终于有一天,人们来到这里,掘开厚厚的堆积,发现了那只陶罐。
  “哟,这里头有一只罐子!”一个人惊讶地说。
  “真的,一只陶罐!”其他的人也跟着高兴得叫起来。
  大家把陶罐捧起,把它身上的泥土刷掉,擦洗干净,和当年在御厨的时候完全一样:朴素、美观、釉黑锃亮。
  “一只多美的陶罐!”一个人说,“小心点,千万别把它弄破了,这是古代的东西,很有价值的。”
  “谢谢你们!”陶罐兴奋地说:“我的兄弟铁罐就在我的旁边,请你们把它掘出来吧,它一定闷得够受了。”
  人们立即动手,翻来覆去,把土都掘遍了。但,一点铁罐的影子也没有。——它,不知在什么年代便氧化了。人们只发现几块锈蚀不堪的铁片,而且不能断定那是否是铁罐的残余。
  ——用自己的强点去比人家的弱点是不应该的,人家也会有比你强的地方。
              (黄瑞云)
   
司命

  神庙里供奉着一尊司命大神,四乡八境的人都来向他礼拜,祈求降赐福泽和消弭灾难。
  判官问道:“这么多人来祈求,怎样对待他们的供奉呢?”
  “全部领受!”大神指示。
  “那你怎样回答他们的祈求呢?”判官问。
  “那很简单,”大神说,“没有灾难的,不须理会;凡有灾难的,不加理会,该跛脚的跛脚,该瞎眼的瞎眼,该死的就死掉。”
  判官大惑不解,问道:“这样,人们还会来供奉香火吗?”
  “会供奉的,”大神说,“你要让他们懂得,他们的幸福,全是我的恩惠;而灾难,是他们命中注定,我已给他们减轻了许多。”
              (黄瑞云)
   
泥塑

  野庙的神台上坐着一尊泥塑的神像,年深月久,庙既破烂不堪,栋折榱(cui)崩,神像本身也遍体斑驳,丧失了往日的光彩。
  一只常栖的燕子来到破庙,对神像说:“我看你这儿一年比一年的不景气了,这个地方已不那么安全,为什么不走下神台,换个位置呢?”
  “不行啊,我还是蹲在台上的好。”神像说。
  “为什么呢?”燕子问。
  神像说:“只要我坐在台上,就总会有人供奉香火,一下了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说实在的,到了台下,我不过是一团普通的泥土,谁还愿意理会呢?”
  “但如果神台垮了,你还是得下台,那不是更不好吗?”
  神像回答说:“即使如此也只好由它,我的方针是不到垮台不下台。”
  “那为什么呢?”燕子大为惊讶地说。
  “这道理并不深奥,”神像说,“从上台到垮台,占有这个神台的时间,总比垮台之前的任何时间都要长。你知道吗,即使是傻瓜也会选择最长的时间待在台上啊。”
              (黄瑞云)
   
最新战略武器

  万国战略研究所的武器专家在一起研究。他们认为现代的各种战略武器,诸如原子弹、氢弹、X弹、Y弹,威力都不小,可惜存在着相同的副作用,它们严重地污染自然环境,破坏建筑设施,造成可怕的战场惨象。他们希望有一种武器,具有更大的威力,却没有那些副作用。后来有位专家宣布,他研制成功了这样一种理想的武器,但在允许试用之前,必须保守技术秘密。
  后来大家考虑,既然他的武器不污染自然环境,不破坏建筑设施,也不造成战场惨象,何不让他一试。达成协议以后,这位专家就向划定的有限地区发射了一枚这种炸弹。炸弹落地,既无灼目的闪光,也无震耳的声响,却出现了惊人的奇迹:它一爆炸,即散落下来无数衣冠楚楚的人物,尽是亲王、驸马、御史、尚书、太守、县令、总理、总统、部长、次官、主任、主席、局长、处长;有的峨冠博带,有的西装革履。原来炸弹爆出了自古至今各色各样的官僚。他们落地以后,一个个抢占地盘,争夺岗位,发号施令,征徭纳税;没过多大一会,那个地区的人就根本无法生存。
  那位专家解释说:“我的飞弹名字叫做‘官僚’,看到没有,它有多么厉害!”
  大家目瞪口呆,说道:“确实的,世界上最可怕的莫过于官僚爆炸。先生们,但愿我们这儿永远不要发生这种灾难。”
              (黄瑞云)
   
大轮船和小汽艇

  一只小汽艇在海上航行。一艘大轮船“轰隆、轰隆”地从后面赶上来了。
  大轮船神气活现地对小汽艇说:
  “小个子,你跑得太慢了!”
  小汽艇很有礼貌地说:
  “大哥哥,你跑得真快呀!”
  “像你这样慢,什么时候才能到达港湾啊?”
  大轮船“呜呜”叫着,洋洋得意地向前驶去。它掀起的浪涛把小汽艇搞得颠来簸去。
  不久,大轮船到了港湾口。因港湾水位浅,大轮船吃水深,不能进去,只得抛锚,要等到涨潮的时候才能进港。
  这时候,小汽艇却从后面驶上来了。
  小汽艇问大轮船:
  “大哥哥,你怎么停下来了?为什么不进港啊?”
  大轮船摇摇头,丧气地说:“这港湾水位浅,我进不去啊!只得等到涨潮时才能进港。”
  小汽艇仍旧很有礼貌地说:
  “我个子小,不怕水浅。我先进港了。再见吧!”
  大轮船眼巴巴地看着小汽艇“突突突”地驶进港湾去了。想起刚才嘲笑小汽艇的话,它觉得很难为情。
              (金江)
   
武松打蝇

  武松在景阳岗打虎出了名以后,某机关重视人才,特地把他调了去。
  武松在机关里既没有什么打虎任务分配给他,又没有什么出力的工作要他去干。武松是条好使力气的硬汉子,没有坐办公室的耐性儿,每天闲着无事,看着这儿苍蝇不少,飞来飞去,着实令人讨厌,便拿起苍蝇拍子来打苍蝇。
  一天,鲁智深来拜访老朋友,一进门,看见武松在打苍蝇。笑道:“我们的打虎英雄,怎么在此打起苍蝇来了?”
  武松见是鲁智深,忙施礼说:“老兄,请勿见笑!在这儿实在闲着无事,浑身筋肉都松弛得发酸。恐怕长此以往,我是过不得景阳岗了。”
  鲁智深问:“为什么?”
  武松说:“如果再过景阳岗,遇到老虎,我打不了老虎,恐怕只能给老虎当点心了。”
              (金江)
   
媳妇难做

  有一个姑娘,聪明又能干,大家称她巧姑娘。后来嫁到夫家,大家说这个人家好福气,取了个巧媳妇。
  谁知道这个人家,婆婆竟有三个:一个婆婆,一个太婆婆,还有一个太太婆婆。
  一个婆婆已难对付,何况有三个。
  媳妇做的菜,婆婆嫌太淡,太婆婆嫌太咸,太太婆婆使白眼。
  媳妇沏的茶,婆婆嫌太冷,太婆婆嫌太烫,太太婆婆不说话,直摇脑袋。
  媳妇一空下来,婆婆叫她去绣花,太婆婆叫她去纺纱,太太婆婆叫她快去种瓜。不知听谁的好,急得团团转。
  媳妇一天忙到晚,干得精疲力尽,没有听到一句好话。婆婆说她呆,太婆婆说她蠢,太太婆婆叹气说:“我家娶了个笨媳妇!”
  巧姑娘竟变成笨媳妇,什么缘故?
  ——婆婆太多,媳妇难做。
              (金江)
   
一朵不结果的桃花

  春天,桃花盛开。
  蜜蜂飞到花丛里,忙碌地采蜜授粉。桃花都张开笑脸,欢迎蜜蜂的光临,并且把自己最好的花蜜送给蜜蜂,作为对它们授粉的酬谢。
  只有一朵桃花,非常自私,舍不得给蜜蜂一点儿花蜜。当蜜蜂飞到它的花蕊中来时,它便大骂大叫:
  “去,去,去!你们这些讨厌的家伙,别想从这儿得到一点好处!”同时拼命摇动花枝,把蜜蜂赶跑了。
  后来,其他的桃花都结成了硕大的桃子,只有这朵桃花可怜的凋谢了,没有结果。
  自私和吝啬不仅失去朋友,也毁掉了自己。
              (金江)
   
选择

  几个学生向苏格拉底请教人生的真谛。
  苏格拉底把他们带到果林边,这时正是果实成熟的季节,树枝上沉甸甸地挂满了果子。“你们各顺着一行果树,从林子这头走到那头,每人摘一枚自己认为是最大最好的果子。不许走回头路,不许作第二次选择。”苏格拉底吩咐说。
  学生们出发了。在穿过果林的整个过程中,他们都十分认真地进行着选择。
  等他们到达果林的另一端时,老师已在那里等候着他们。
  “你们是否都选择到自己满意的果子了?”苏格拉底问。
  学生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不肯回答。
  “怎么啦?孩子们,你们对自己的选择满意吗?”苏格拉底再次问。
  “老师,让我再选择一次吧!”一个学生请求说,“我走进果林时,就发现了一个很大很好的果子,但是,我还想找一个更大更好的,当我走到林子的尽头后,才发现第一次看见的那枚果子就是最大最好的。”
  另一个学生紧接着说:“我和师兄恰巧相反,我走进果林不久就摘下了一枚我认为是最大最好的果子,可是以后我发现,果林里比我摘下的这枚更大更好的果子多的是。老师,请让我也再选择一次吧!”
  “老师,让我们都再选择一次吧!”其他学生一起请求。
  苏格拉底坚定地摇了摇头:“孩子们,没有第二次选择,人生就是如此。”
              (凡夫)
   
两只雉鸡

  两只雉鸡,一只金尾,一只红尾。它们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在一个巢里,又被同一个猎人捉回家,关在同一个鸟笼里。
  猎人家的鸟笼小得可怜,但金尾雉每天坚持在笼中操习飞行动作,把一双翅膀练得强劲有力。
  红尾雉却天天饱食终日,把身体养得臃肿不堪。
  金尾雉规劝道:“咱们都是鸟类,是鸟类就应该学会飞行的本领啊!”
  “飞行?”红尾雉冷笑一声,“关在笼子里,往哪儿飞?还是趁早死了那条心吧!免得白费劲。”
  金尾雉无奈地摇摇头,自管扇动着翅膀继续操练;红尾雉则又垂下眼帘,独自舒舒服服地晒太阳。
  有一天,调皮的小猫把鸟笼打开了,金尾雉凭着一对强劲有力的翅膀,迅速冲出鸟笼,飞回了山林;而红尾雉想飞却飞不动,仍被关进了鸟笼。
  红尾雉到底明白了:要想不错过稍纵即逝的机会,必须具备抓住机会的本领。否则,即使机会临头,也会白白地错过。
              (凡夫)
   
神猴

  在印度瓦拉纳西的杜尔加庙一带,生活着一群长尾叶猴。这种猴身长不过六七十厘米,而尾巴却有七八十厘米长。它们身上的毛是粽灰色的,面部、耳朵、手、脚却都是黑色的。瓦拉纳西人把杜尔加庙当作神庙,在杜尔加庙一带生活的长尾叶猴,也就被当成了神猴。每天,许许多多香客带着各种各样好吃的东西去喂养神猴,祈求神猴保佑自己和亲属遇难呈祥,逢凶化吉,平安幸福,心想事成。平时,神猴们大摇大摆地在大街上行走,见水果拿水果,见花生拿花生,人们也只敢“喏喏”连声。
  一只神猴在神庙一带呆腻了,独自跑到另外一个国家,想见识见识异国风光,结果,被一个耍猴人抓了去。耍猴人把它带到街头,让它翻跟头、钻圈、拿着盘子向围观的人讨钱。
  神猴生气地把盘子摔到地上,双手叉腰说:“呔!我是神猴!”
  耍猴人扬起鞭子说:“看你这神气,是想讨打吧!”说着,一鞭子抽下去,神猴痛得“叽叽”直叫。
  从此,神猴跟着耍猴人,每天在大街上卖艺讨钱。它怎么也想不通:只不过换了个地方,自己怎么一下子就变得这么贱?
              (凡夫)
   
柳珊瑚

  柳丝随风起舞,一会儿拂过去,一会儿飘过来。蝉爬在柳丝上,就像荡秋千一样。
  一位潜水负来到柳树下休息,蝉和他拉起了家常。
  “这棵柳树太漂亮了!树干就像姑娘的腰肢,柳丝就像姑娘的长发,树叶就像姑娘的眉毛。风一吹呀,它就像美丽的少女一样翩翩起舞!”蝉自豪地夸耀自己的家。
  “不错,这棵柳树的确很漂亮。”潜水员抬头望了望柳树说,“但是,海底有一种柳珊瑚,比陆地上的所有柳树都漂亮。有的周身通红,红得像玛瑙;有的通身素白,白得像梨花;还有的粉红粉红,就像姑娘们的手指。五颜六色的柳珊瑚长在一起,组成一座绚丽多彩的森林。走进这座森林,就像走进了神话世界一般,叫人如醉如痴。似梦似幻,若神若仙。”
  蝉听了这番话十分神往。它立即飞到海边,变成一条小鱼潜到了水底。
  柳珊瑚果然比柳树漂亮千百倍。它们的枝条不仅可以像柳丝一样拂来荡去袅娜起舞,而且,每根枝条上都缀满了一朵朵美丽的小花。
  蝉兴奋得几乎要晕眩了。它加快速度向一棵最漂亮的柳珊瑚游去,它迫不及待地要在那里安一个新的家。
  它刚游到那棵柳珊瑚的“花”的附近,那“花”突然像手指一样攥了起来。
  蝉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它的死告诉我们,世界上诱人的地方很多很多,但是,诱人的地方不一定都适合我们去那里安家。
              (凡夫)
   
虎兄虎弟

  杂技团里一只会表演杂技的虎给它的同胞弟弟写了一封信,说:“杂技团里的生活舒服极了。一天三餐,都吃的是最好最好的瘦猪肉和瘦牛肉。这些肉都经过炊事员的精心挑选,不带一点肥,不带一点筋,也不带一点骨头。隔几天,还有活鸡活兔换换口味。至于喝的,不是牛奶,就是鸡蛋花儿汤,全都送到面前,不担心风吹,不担心雨淋,更用不着累得气喘吁吁地去追赶猎物。在这儿过日子,真如同进了天堂一样。好兄弟,快来吧!我劝你也来享受享受天堂的生活。”
  虎弟接到信以后,十分向往,决定到城里去看一看。
  老虎进城,不用说是很危险的。虎弟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壮壮实实的小伙子。它来到马戏团,见门口一个大牌子上面挂着许多动物的照片。其中最大的一张,就是它哥哥的。
  虎弟买了一张入场券。它迫切地想看看哥哥到底过得怎样快活。
  杂技表演开始了。只见一个妙龄女郎手持鞭子领着虎兄步入场地。女郎鞭子一指,虎兄就规规矩矩地坐下来,向观众敬了一个举手礼。女郎鞭子一摇,虎兄就老老实实地打了一个滚,又翻了一个斤斗。女郎鞭子一挥,虎兄便跳上一个大皮球,从撬板的这一端稳稳地滚到另一端。刹那间,一个熊熊燃烧的火圈被高高地支了起来。女郎“啪”地一鞭子,虎兄舍命纵身跳起,从火圈中钻了过去。
  虎弟看到这里,再也坐不住了,它旋风般地奔回了山林。
  不久,虎兄收到一封信。信中除了一个问号以外,什么字也没有。
              (凡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