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伤故国名天下——扣留异国吴激妙词叹飘零

一个关心国家大事并始终坚持热爱自己国家的文人,无论何时都是国家的珍宝。作为宋朝宰相吴栻的儿子、著名书画家米芾女婿的吴激,也是一位诗词书画造诣都非常了得的文人。

  钦宗靖康末年(1127年),吴激奉命出使金国,由于他的名气太大了,金国竟扣留着他不让回国。转眼之间,北宋灭亡了。吴激虽然在金国被迫担任着不低的官职,但他内心里却很痛苦。回顾以往那风光无限的生活,他自是有着无比温馨同时也无限伤感的情事;但现在,一切都成了过眼烟云。于是,他情不自禁地填写了一阕词牌名为《风流子》的词,作为对往事的不尽寄慨之意:

  书剑忆游梁。当时事,底处不堪伤?望兰楫嫩漪,向吴南浦;杏花微雨,窥宋东墙。凤城外,燕随青步障,丝惹紫游缰。曲水古今,禁烟前后;暮云楼阁,春草池塘。

  回首断人肠。年芳但如雾,镜髢已成霜。独有蚁尊陶写,蝶梦悠扬。听出塞琵琶,风沙淅沥;寄书鸿雁,烟月微茫。不似海门潮信,能到浔阳!①

  也许,吴激正是借这温馨而又伤感的情事来抒发其家国之痛,因为对一个词学造诣精深的文人来说,这完全不是没有可能。事实上,就在一次官僚朋友所举行的宴席上,吴激这种思念故国的情怀也有所展现。

  张总侍御家正在举行文人间的宴会,当时身居北方的一些著名文人都成了张的座上宾;而沦落到金国的吴激,更是人们争相邀请的对象。但当时主持文坛的领袖人物宇文叔通,对他却并不怎么看得起,在一些场合只是轻蔑性地称他为“小吴”;而才华横溢的“小吴”自然也没把宇文放在眼里,只拿后辈来看待对方。

  酒宴一开始,主人张公当即叫家中才色双绝的姬妾出来唱歌侑酒。其中有一美人的容貌虽很艳丽,但她那神态却又好像非常难受,尤其是她的举止跟金国的习俗大为不同,这自然引起了吴的注意。于是吴便近前问起她的身世,谁知一问之下,他吃惊地知道,她原来竟是宋朝宣和殿里的小婢女!吴激等从南方来的一干人等听了此话,不禁想起国家沦亡,自身飘零在他国的屈辱处境来了,一时间大家都不由哀伤之极。于是张公就请大家填写词作,用以记录这桩奇遇。宇文叔通当即填写了一首《念奴娇》词,大家读了,不觉先是一阵赞叹。其中有句云:

  宋室家姬,陈王幼女,曾嫁钦慈族。干戈浩荡,事随天地翻覆。

  而此时,文学史上号称“吴蔡体”之一的吴激,紧接着也填了一阙《人月圆》词,曰:

  南朝千古伤心地,犹唱《后庭花》。旧时王谢,堂前燕子,飞向谁家?

  恍然一梦,天姿胜雪,宫鬓堆鸦。江州司马,青衫泪湿,同在天涯!

  “哇!好词!真是绝妙好词!!”大家当即便更为惊叹了。一贯轻视吴的宇文听了大家这赞叹,不觉忐忑不安地上前也要求来“拜读拜读”。但他拜读后,大为震惊的宇文的脸部不由蓦然赪红着了,紧接着也一再感叹吴作确是比他写得好。此后,凡是有人前来求取词作时,宇文遂虚心地告诉来人:“近来不是有个吴郎善于填词吗?您可向他求取。”

  而当时人们读着吴激这首绝妙佳作时,几乎都忘记了这次原本是来赴宴的,竟不觉各各呜咽乃至大哭起来。因为大家感到了自己飘零在外国的苦楚,现经吴激一说,终于都禁不住感动起来。而吴激这首极被推重的词作,尽管其所用语词大多系出古人如刘禹锡、白居易等人的诗句,但它确实道出了大家心中想说却长期又未能说出来的爱国情结,所以人们的心旌被大大打动,也就不足为奇了。

  另有一次,吴激在宁府宴会上偶然遇见一名老姬,她善于鼓瑟,而且当她自称原是宋室梨园乐工时,心中的亡国之痛再一次被挑动的吴激,不觉也填了一阕被朝鲜宰相李藏用赞叹为“海东贤人”的好词《春从天上来》:

  海角飘零,叹汉苑秦宫,坠露飞萤。梦回天上,金屋银屏。歌吹竞举青冥。问当时遗谱,有绝艺,鼓瑟湘灵。但哀筝、似林莺呖呖,山溜泠泠。

  梨园太平乐府,醉几度春风,发变星星。舞彻中原,尘飞沧海,风雪万里龙庭。写胡笳幽怨,人憔悴、不似丹青。酒微醒,一窗凉月,灯火青荧。②

  只是可惜得很,金熙宗皇统二年(1142年)即被任命为深州太守的吴激,到达当地才三天,他竟含着深沉的家国之痛不幸溘然离世。

  按:① “年芳但如雾,镜髢已成霜。独有蚁尊陶写,蝶梦悠扬。”《词综》则作“流年去如电,双鬓如霜。欲遣从来遗恨,频近清觞。”能,一作“犹”。②此词考诸《词综》及《词林纪事》等,颇多相异处。回,一作“里”,恐不确;但,一作“促”;发,一作“鬓”;“一窗”前增一“对”字,可从;凉,一作“轩”。吹,去声;醒,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