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职谁知恤后人——读献词田都统空有爱才心

尽管老爸在世时自身没能得到一些现实的好处,但由于他那前期功劳而最终使其亲属受益的现象,在中国,这大概真可算是一桩颇具特色的“国情”了。

  关于唐诗,我们曾述说过晚唐诗人温庭筠跟温宪这“父惠子受”的情事。①无独有偶,在宋词里也有一桩虽然没有温氏父子这事有名,但其行事也足可一说的绝好作为,那就是南宋田世辅跟刘之翰间因词相契的情事。

  荆南人刘之翰才华不凡,但他考取进士后却一直没得到过一个像样的官职,而且有关部门还一再叫他等等吧,等等吧。此后竟说只有在峡州远安主簿出现职员空缺时,他们才予以考虑他的官职任命。但随着时间的飞速流逝,许久也没有见到有关部门任职通知的之翰都有点灰心丧气了。

  但之翰心想,我身怀一腔非凡抱负要为国家做事,而国家现在就正处在极为危难的时刻,却不去选用人才来挽救颓势,一再让有志之士等待,再等待,这哪里是真正使用人才的做法?而我,既然敢为朝廷做事,难道就不能主动出击,却要再做那毫无目的的等待吗!想到这里,他便立即填写了一首词,并把它寄给了时任金州都统制的田世辅,希望能求取个比较适合自己的职务,为国家多做事情。

  田都统见是一个陌生人的信函,开始还颇为疑惑;但他终于还是展开了词笺,见是一首献给自己的《水调歌头》词,便颇为仔细地阅读起来:

  凉露洗金井,一叶下梧桐。谪仙浪游何处?华发作诗翁。乌帽萧萧一幅,坐对清泉白石,矫首抚长松。独鹤归来晚,声在碧霄中。

  神仙宅,留玉节,驻金狨。黔南一道,十万貔虎控雕弓。笑折碧荷倒影,自唱采莲新曲,词句满秋风。剑佩八千岁,长入大明宫!

  读罢该词,田都统当即不由大喜道:“这人有这么好的文才,却流落不偶,这可是极不公平的啊!而我现在就有能力帮助他,那为何还不伸出一只援助之手呢?”说罢,他当下让秘书起草一封信函并按之翰来信的地址给寄去。信中特邀之翰来金州纵谈国事,并举荐他担任自己府中的幕僚;另外,田诚恳地说将要资助他一些钱财以贴补家用。

  然而,当这封带有及时雨性质的信件寄到了之翰的寓所时,之翰却已经在两天前就不幸去世了。信使回来把这事情的前因后果向田都统一五一十地作了汇报。田听罢,当下不禁对之咨嗟不已。

  转眼之间,第二年秋季便到了。阵阵飒爽的西风刮过了西北地区,人们自然越发觉得寒冽。而田都统正在当地阅兵,为即将进行的出战事宜做着准备工作。但田恍惚间却见到了像是去年之翰在信中对他自己所描述的模样,此时正一脸谦恭地站立在路边;于是田遂上前去询问着他了。果然不出所料,站立在路边的书生正是刘之翰!田都统大为惊异,想请他一同回衙,但之翰竟忽然间就没了踪影。

  回到了府衙的田都统,当即叫手下有关人员取出1000缗钱财给之翰家送去,用来表示对之翰家属的真挚慰问。

  按:① 具见拙著《唐诗故事·登第凭谁怜下第》,兹不复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