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火凤凰 第二回 挂诗匾弄玄为邀宠 会贬官谠论诉危情

张居正瞅了钱普一眼,见这人四十岁左右,白净脸皮,下巴上的胡子稀稀疏疏,两腮不肯长肉,一看就是个没福气的样子。再看路两边黑鸦鸦跪着的官员,个个都穿着簇新的补服,显然统一布置过。他吩咐钱普免礼,待钱普站起身来,他问道:

  “你就是钱普?”

  “卑职正是。”

  钱普觉得首辅眼光像锥子一般,一紧张,竟满头冒汗。张居正盯着他,继续问道:

  “真定府最南边,是哪个县?”

  “启禀首辅大人,是井陉县。”

  钱普平常在部属面前好摆谱,如今面对首辅腰都挺不直,他感到两边厢跪着的官员都拿眼光戳着他,他竭力想镇静下来,偏身子晃动得厉害,张居正在原地走了两步,继续问道:

  “井陉离这里有多远?”

  “首辅大人指的是井陉县境还是井陉县城?”

  “当然是县城。”

  “二百五十里。”

  “唔,”张居正鼻子里哼了一声,朝跪着的官员们扫了一眼,又问,“你方才说,真定府的五个知州,二十七个知县全来了?”

  “是。”

  “最南端的井陉县知县也来了?”

  “来了。”

  “县令县令,一县之令,都一窝蜂跑来这里,县里一旦出了事,连个坐督的人都没有。井陉县到这里,少说也得三天,回去又得三天,整整六天时间,县衙里没有了堂官,这像什么话!”

  一番不轻不重的训斥,钱普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嘴唇嚅动着,想辩解却又不敢。

  “井陉县知县呢?”张居正又问。

  “在那边跪着呢。”钱普扭头朝左边瞄了瞄,指着前排跪在第三名位置上的一个半老官员,小心问道,“是不是喊他过来?”

  “喊他来吧。”

  张居正说着抬腿走进了亭子。在询问钱普的时候,他已看清了这亭子上的一个匾额,书有“迎风亭”三字。走到亭子里,忽见正面的横枋上,悬了一块精致的诗匾,上面书了一首五绝:

  三月雨悠悠

  天街滑似油

  跌倒一只凤

  笑煞一群牛

  乍一看到这首诗,张居正怦然心动,脑海里一下子闪出童年的回忆:那还是他四岁的时候,一次雨天随父亲上街,因为路滑跌了一跤,旁边一群人借此取笑嘲弄,他一生气,便随口念出这首诗以示回敬。四岁孩童有如此捷才,众人大惊,一传十十传百,荆州城的乡亲,从此视他为神童。这件小事的发生,距今已有五十年了。如果无人提及,张居正断然记不起它,却想不到在这遥远的异乡真定县境内,突然又看到这首诗,他怎能不大为诧异。正纳闷时.钱普领着一名年纪在五十开外的七品官员走进了亭子。他猜想来者就是井陉县令,但受好奇心驱使,他仍用手指着头上的那块诗匾问钱普:

  “你们为何要挂这一块诗匾?”

  “说到诗匾,这里头有一段故事,”钱普这会儿的心情仍是忐忑不安,见张居正有听下去的意思,才用一种神秘的口吻说道,“去年夏天,有一个老和尚从五台山朝拜归来,路过这里,看到这座亭子有些破败,就劝驿丞修缮,并说一年之内,必有圣人经过。驿丞问他是何方圣人,他笑而不答,驿丞请他给这亭子赐名,他便写下“迎风亭”三字。字写好后,老和尚意犹未尽,又写下这首诗。驿丞一看是首打油诗,虽有灵气,却不是大雅之声,就没当回事。今年春节过后,卑职来此地视察,驿丞禀报此事,卑职就让他把诗寻来一看,觉得这里头肯定大有玄机,遂令驿丞将它制成诗匾,悬于亭中。”

  听罢故事,张居正更觉蹊跷,便问:“那个老和尚叫什么?”

  “不知道,驿丞打听过,老和尚不肯讲。”

  “从什么地方来的?”

  “也不知道。”

  “老和尚讲没讲这首诗的来历?”

  “也没有讲过。”

  钱普回答得小心谨慎。其实他早从过往的荆州籍官员嘴中听得张居正孩童时的这则故事,特意让人将这首打油诗制成匾挂在亭子里头。这是他迎接首辅的“绝招”之一。但为了不显山不露水,他故意把故事编得玄而又玄。张居正不知就里,竞信以为真,蹙着眉头苦苦思索那老和尚的来历。心想他怎么会知道我四岁时写下的这首诗,又怎么会要写在这么个三不管的小小驿站里头。帝王为龙,圣人为凤,这老和尚要驿丞将这亭子改成迎风亭,看来他是把我张居正当成圣人了,我只不过为匡扶社稷做一点实际功德,又算得上哪门子圣人?思来想去不得头绪,既觉得玄乎,更觉得滑稽。他有心向钱普挑明这首诗的来历,又怕把事情弄得更复杂。正犯难时,钱普小心问道:

  “首辅大人,要不要进驿站稍事休息?”

  “也好,”张居正一眼瞥见众官员尚在原地傻痴痴地跪着,便吩咐钱普让他们起来。他走进驿站,回头指着尚在亭子里不敢挪步的井陉县令,道,“请你进来。”

  驿站的厅堂早已收拾得清爽怡人一尘不染,随张居正一道南行的锦衣卫指挥使曹应聘、工部员外郎许嘉林、钦天监监正张应祥等也都进来安排了座位。宾主坐定后,张居正呷了一口茶,然后问坐在他斜对面的井陉县令:

  “你可是叫韩里奇?”

  “卑职正是。”

  韩里奇欲起身离席再跪,张居正伸手将他拦住,又将他上下打量一番: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人,胡子已经花白,面孔黧黑瘦削,乍一看似有猥琐之态,但再多看几眼,就会发现他身上有一股子倔犟的气息,特别是那一双总是半睁半闭的眼眶中,射出的光芒总有些与众不同。打从看第一眼起,张居正就对这个人产生了好印象,当然,这其中不排除有先人为主的因素。却说张居正此次南行,特意花了几天时间,将沿途所要经过的各府州县的官员档案从吏部调来,逐一披览。因为这一路上,他免不了要同这些官员见面,同他们说什么,怎么说,总要做到心中有底。披阅中,他对韩里奇这个人产生了兴趣。此人是嘉靖三十八年的进士,以此资历,仍在当一个七品县令,在全国一千三百多个县中.可以说是绝无仅有。张四维、马自强都是这一科的进士,如今都已入阁当了皇帝身边的辅弼之臣。两相比较,悬殊太大。细究个中原因,才发现症结所在:嘉靖四十二年,韩里奇出任工部分巡佥事,派驻浙江富阳,督收朝廷贡品鲥鱼和茶两样。到任不久,他就发现贡户民众不胜劳扰,往往因为完贡而倾家荡产,便愤而以诗作谏,希望朝廷减贡,因此触怒嘉靖皇帝,被削职为民。直到四年后隆庆皇帝登基,徐阶出任首辅才将他平反起复,调往陕西平凉府任知府。翌年适值大荒,眼见饥民塞道,饿殍遍

  野,刚当一年知府的韩里奇也顾不得请示,竟私开粮库济赈。这粮库囤积的粮食本属边关军粮,没有兵部与户部两衙的联合移文,任何人不得擅自开启动用。韩里奇此举等于犯了国法,按律须得治以重罪。时任首辅的高拱,怜他救了大批饥民,遂从中斡旋,免了他的牢狱之灾,连降四级,调往广西一个县里当九品教谕。万历元年,升了…级,调真定府获鹿县当主簿。万历四年才按例迁升为井陉县令。韩里奇两次事发,张居正都有耳闻,但因不是亲手处理,久而久之也就忘记了。官员的升迁贬黜,每年都会大量发生,原也不足为怪。但奇怪的是,韩里奇这么多年从未上折伸冤,或找门路找当道大僚帮忙解决问题。他曾就此事询问过张四维,回答是这么多年来,韩里奇从未给他片言只字.如此一个亲政爱民却又不屑于钻营取巧的官场硬汉,张居正决定路过

  井陉县时见一见他,却没想到钱普竟把辖下所有的知州县令全都带来这里迎接。因此,他决定提前召见韩里奇。

  初次交谈,张居正发觉韩里奇有些拘谨,便尽量和悦一些,缓声问道:

  “你当井陉县令几年了?”

  “两年。”

  “此前呢?”

  “当获鹿县主簿。”

  “再往前是在广西一个县里当教谕,再往前是陕西平凉府五品知府。”张居正说着加重了语气,“其实你的经历我都知道,一遭撤官,一遭贬官,都不是为自己,而是为的老百姓。听说平凉府的百姓还为你立了生祠?”

  韩里奇这么多年来,从不肯与人谈起过去,眼下首辅谈起,让他颇感意外。他不知道首辅的心思何在,只得支吾答道:

  “百姓不知朝廷王法,故有盂浪之举。生祠之事,卑职也曾耳闻,早就去函请求拆除。”

  张居正不置可否,又接着问:“你在浙江富阳写的那首诗,还记得么?”

  韩里奇因此诗而一生蹭蹬淹滞,到死他也不会忘这次“豪举”,但在首辅面前不敢唐突,故搪塞道:

  “这是十七年前的事了,都记不全了。”

  “你记不全,我可记得全。”

  张居正说着,竟音韵铿锵地吟诵起来:

  富阳山之茶

  富阳江之鱼

  茶香破我家

  鱼肥卖我儿

  采茶妇,捕鱼夫

  官家拷掠无完肤

  皇天本至仁

  此地独何辜

  富阳山,何日颓

  富阳江,何日枯

  山颓茶亦死

  江枯鱼亦无

  山不颓,江不枯

  吾民何以苏?

  张居正念得很有感情,在座官员无不肃容而听,特别是韩里奇,一直将此诗当成讳莫如深的往事,如今听首辅一字不差地吟诵下来,不免万分感动,再联想到当年罢官时的种种凄楚,更是百感交集,顿时间已是泪流满面。

  却说一直侍坐在侧的钱普,先前见首辅对诗匾产生了浓厚兴趣,心里喜不自胜。却没想到首辅没就这件事谈论下去,而是与韩里奇聊得火热,一股子醋意儿从心里头翻上来,直酸到了鼻管。在真定府这块地方,韩里奇可谓是官场里的一块骨头,从来不肯俯仰随人,就说这次集中起来迎首辅入境,他人虽然到了,却说了不少怪话。钱普素来不喜欢他,却也奈何他不得。五十多岁的老县令,。又是快三十年的老进士,资历摆在那儿,轻不得重不得。钱普只知他第一次丢官是因为诗谏,却从来没想到究竟是何等样的一首诗。如今见首辅倒背如流,他顿时从中悟到了一点什么,首辅嘴一停,他立马说道:

  “这真是一首好诗,可与杜甫的‘三吏三别’相比,为民请命,韩大人功不可没。”

  “是啊,”张居正颇有感触地接过话头,“如今,大部分官员贪图安逸不思进取,不要说主动为民请命,做一个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好官,即便能做到不扰民害民也就不错了。这些官吏有负于朝廷,像你韩里奇这样的官员,是朝廷有负于你。”

  “首辅大人……”

  韩里奇霍地站起身来,欲表心迹却感到喉头热辣辣的说不出话来,张居正瞅着他,突然高声问道:

  “韩里奇,我且问你,你对你做过的事情,是否后悔过?”

  “没有,”韩里奇拭干眼泪,抖动着花白胡子.动情地回答,“卑职出身寒微,深知民间疾苦,能为老百姓做一点实事,则是毕生追求.”

  “说得好,如果今后再碰到同类事项,你还敢像过去一样,不计个人安危挺身而出么?”

  “这……”韩里奇稍稍一愣,粗大的喉节滑动了几下,才答道,“如今是太平盛世,皇上天纵英明勤政爱民,首辅敬君子远小人,谅也不会再有陷民于水火的事情发生。”

  “这倒不见得,”张居正冷冷一笑,神色庄重言道,“蠹官蠹政,如同夏日里的蚊虫,你怎么灭得干净?逮着机会,它就要咬你一口。你现在还在县令任上,你说,在你们井陉县,就没有扰民害民的事情发生?”

  “……有:”韩里奇苦涩地笑了笑。

  “是嘛,怎么会没有呢,”张居正继续言道,“就像我张居正过境,你们大老远跑来迎接,这不但扰了民,还扰了官。钱普,你说呢?”

  钱普仿佛突然咬了一只辣椒,顿时面色燥赤,他欠欠身子,不自然地笑道:

  “咱们这些地方上的蕞尔小官,都想见见首辅,当面聆听教诲。如果首辅觉得不便接见,卑职马上通知各位官员散去。”

  “好一个钱普,竞想让我当恶人,来都来了,散去作甚?不谷正想见见大家,昕听大家替朝廷守土安民的难处,对清明政治,有些什么样的好建议。”

  张居正这几句话,又让钱普吃了定心丸,正想接嘴说话,却见张居正又把脸转向了韩里奇:

  “你还没有正面回答我,倘若再碰到害民扰民之事,你还有没有勇气站出来?”

  韩里奇嘴里硬邦邦蹦出一个字:“有!”

  “好,”张居正一拍官帽椅的扶手:“我离京之前,已向皇上奏明,荐拔你出任工部员外郎,你当年当过五品知府,现在给你四品职衔,也算是朝廷对你的奖赏,你觉得如何?”

  事属突然,韩里奇一下子愣住了,呆在那里不知道说话。倒是坐在他身旁的钱普灵醒,连忙伸指头捅了捅他的腰眼,小声提醒道:

  “还不快谢,还不快谢。”

  韩里奇这才如梦初醒,站起身来朝张居正深深一揖,喃喃说道:

  “卑职感谢皇上,感谢首辅。”

  “感谢的话就不必说了,”张居正目光灼灼,斟酌言道,“让你做工部员外郎,是有一个棘手的差事等着你。按皇上的旨意,山东全省已开始了土地清丈。朝廷下决心做这件事,其目的屡见于邸报,不谷不在这里哕嗦。山东作为试点,一旦摸索出行之有效之法,即在全国推广。山东巡抚杨本庵对于此事督办有力,但亦遇到不少阻力,单拳只手,难以抵挡那些势豪大户的明枪暗箭。因此,本辅奏明皇上,决定派你前往山东,代表朝廷专责清丈田地一事。”

  “臣领命。”韩里奇多年来一直在府县任职,熟悉民问舆情,想了想又补充道,“山东的势豪大户,莫过于衍圣公孔尚贤与阳武侯薛忭两家。”

  “你说得不差,本辅派你到山东,就是要你把这两家的田地彻底丈量清楚。”

  “首辅大人放心,卑职领朝廷圣命而去,保证他们一亩私田也隐藏不下。”

  “要充分估计困难,”张居正想结束这次谈话,说道,“吏部新任命的井陉县令,这两天就要到了,你与他交接之后,就即刻动身,到吏部报到。”

  “是。”

  韩里奇知道这里没他的事了,躬身告谢辞了出去。他一走,张居正问钱普:

  “说了这半晌话,本辅的这些随行军士吃了点什么?”

  “卑职早就安排好了,肉包子大葱馅饼尽管吃,还有热乎乎的粉条汤,尽管喝,这会儿都吃过了。”

  “吃过了,我们就立刻上路。”

  “首辅大人,都过午了,你不用膳?” ’

  “我在轿里头用过茶点,够了。”张居正说着问随行官员,“你们要不要吃点?”

  曹应聘领头答道:“我们也都用过点心。”

  “好,上路。”

  张居正说着已抬腿出门。他忽然又瞥见了亭子,顿时又想起那块诗匾.便序下脚步吩咐钱普:

  “把亭子里的那块诗匾摘下来。”

  “为何?”钱普冒失地问了一句。

  “不要问为什么,叫你摘下就摘下。”

  “是。”

  钱普听首辅的口气,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心神也就定了。见首辅朝自己的大轿走去,他忙从后面喊道:

  “首辅,请留步。”

  “你还有何事?”

  张居正回过身来,有些不耐烦的样子,钱普赔着小心笑道:“卑职给首辅另外备下了一乘大轿?”

  “是吗?什么样的轿子。”

  “在驿站后院里停着,请首辅挪步过去亲自过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