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金缕曲 第二十六回 说清田新官三把火 论星变名士一封疏

一连几日,京城各大衙门都处在亢奋与骚动之中。却说在天香楼宴聚的第二天早上,吴中行果真把那道《谏止张居正夺情疏》携到午门投到大内。就在当天下午,性急的赵用贤也把疏文誊正跟着投进。小皇上在西暖阁读罢两道疏文,再也不用请示太后——因为太后早把主意出给了他,为了不担“妇人之仁”的名声,他即刻传旨“着锦衣卫拿了,枷拷示众。”当天夜里,锦衣卫缇骑兵就把吴中行、赵用贤两人从家里逮出来投入镇抚司大牢,第二天一大早,又给他们各戴上四十斤的铁木枷一副,押到午门前跪地示众。

  几乎就在同一天,张居正的《乞恩守制疏》在最新一期的邸报上全文刊登。这是一篇长文,虽然孝子之情哀溢于纸,但请求守制的语气并不十分坚决。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张居正迫于反对派的压力而作出的敷衍。同一期邸报上,还有皇上的两道任命更令人注意。一是任命王国光接替张瀚出任吏部尚书;二是他空出的户部尚书一职,由蓟辽总督王崇古担任。他们两人都是因张居正的推荐而履任新职。推荐他们,张居正确实动了一番心思:王国光既是心心相印的政友,又是难得的干练之臣,且还是谙熟财政的理财高手,他主政户部五年来,朝廷赋税收入年年攀升。这样的专才循吏,实属难得。但若让他在户部职上久任不迁,虽无悖于朝廷用人之道,却有负于朋友之情。政绩斐然不能升官,谁还肯替朝廷效命?吏部与户部虽同属二品,但吏部毕竟是六部

  之首,文官至尊之位。如今让王国光继任,不但对他是一种奖掖,而且也不用担心大权旁落。再说王崇古,万历四年因戚继光部发生的“棉衣事件”而受到牵连,他的精神一度萎靡不振,宦途也受到影响。那次事件发生不久,兵部尚书谭纶就因积劳成疾死在任上,按张居正最初的想法,王崇古是理所当然的接任者,但这时候,如果让挂兵部尚书衔的王崇古到部主事,势必引起人们的诟病与非议。于是,张居正改推南京兵部尚书方逢时接替谭纶,王崇古职位事权不变。尽管此前张居正已把王崇古的外甥张四维提拔为辅臣以示安抚,但王崇古仍觉得自己有些受屈。张居正也认为王崇古是有大功于朝廷的良臣。隆庆五年,正是由于他大胆建议接受当时最强大的蒙古部落首领——俺答封贡的要求而创立互市,一举解决了数十年与蒙古部落的边界战争。因此,无

  论从功绩名望与才干哪一方面讲,王崇古都应该成为部院大臣。如今“棉衣事件”已过去一年时间了,人们对于它的记忆已逐渐淡忘。张居正遂决定推荐王崇古膺任户部尚书一职。让一位指挥干军万马的边帅来当锱铢必较的财政大臣,似乎有些不伦不类,但如此安排,正体现了张居正的高明之处:其一,经过五年的拨乱反正及规划谋略,朝廷的财政制度大致上已趋完善。王崇古履任后只须谨守章程办事,即可控制局面;其二,皇上已批旨允行在全国展开清丈田地,这一工程被张居正视为涉及社稷安危的头等大事,执行起来必然要触动许多势豪大户的利益,而受到种种阻拦。一般文雅儒臣,难以担此重任。王崇古征战多年,早练出了坚如磐石的杀伐之心,由他出掌清丈田地之责,便可以排除险阻威慑群小。再加上王国光掌吏权,一些与势豪大户勾结的地方

  官吏想玩弄伎俩破坏清丈田地工作的进行,亦难逃他的法眼,有这样两个股肱大臣共襄此事,则不愁清丈田地工程会半途而废。张居正打算用三年时间完成这一件大事。

  因张居正服丧,小皇上准他在七七日内不随朝不人阁,而在家守孝办公。这天下午,已到部履新的王国光与王崇古二人相邀着到张居正府上拜谒。此前,他们都已分别到张府表达过吊唁之情,此次前来,纯粹是谈公事。他俩到来之前,小皇上又派太监前来张府传旨,这是小皇上看了张居正的《乞恩守制疏》后亲自手书的谕旨:

  卿笃孝至情,朕非不感动。但念朕生当十龄,皇考见背,丁宁以朕嘱卿。卿尽心辅导,迄今海内义安,蛮

  貊率服。朕冲年垂拱仰成,顷刻离卿不得,安能远待三年?且卿身系社稷安危,又岂金革之事可比?其强抑哀

  情,勉遵前旨,以副我皇考委托之重,勿得固辞,吏部知道。钦此。

  听太监宣读皇上这道谕旨,张居正越发觉得心口堵得厉害。他让游七封了几两银子送走传旨太监,一个人又回到书房,本说把姚旷送来的一些急着拟票的折子看看,但拿起一份看了半天,竟不知道看了些什么,只好从头再看,仍集中不了精力,眼前的字都是模糊的。他只得放下折子,伏在书案上,手支着额头养一会儿神。

  却说昨日早上,他刚用过早膳,门子就来报,说是翰林院编修吴中行已在门厅候着,请求拜谒。张居正虽然足不出户,但不断有耳报神前来禀告外头大小事体。所以,对吴中行到处串连反对他夺情的事,他早有耳闻。对这位门生的才华,张居正是欣赏的,正是由于他的青睐,吴中行才得以成为庶吉士而留在翰林院,并被升为编修。张居正没想到自己信赖的人,竞挑头儿与他唱对台戏,因此对吴中行由欣赏而变成了极度的反感。现在听说他来求见,张居正本想拒之门外,但转而一想,何不趁此机会当面听听他的想法,遂让门子把他领进花厅。刚一坐下,张居正也不吩咐赏茶,而是板着脸劈头问道:

  “你为何事前来?”

  吴中行虽然放荡不羁,但在座主咄咄逼人的目光下,那一股子好不容易攒起的傲气儿顿时就泄了。他躲开那灼人的目光,小声说道:

  “门生给老座主送一份折子来。”

  “什么折子?”

  “老座主看过便知。”

  吴中行说着就把他递进大内的那份折子的副本递给了张居正。虽然张居正胸有城府处变不惊,但看了折子后仍不免诧异地问道:

  “折子送进去了?”

  “早上刚送进,想必这时候皇上已看到了。”

  “你想要如何?”

  “没想到如何,”吴中行鼓着勇气说,“门生难以附和夺情之议,既给皇上上折,不敢不禀告老座主,若有得罪,还望老座主原谅。”

  吴中行说罢一个长揖辞别而去,气得张居正七窍生烟。他的第一个念头是:门生弹劾座主,这是国朝二百年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事,偏偏去年的刘台,今年的吴中行,都是他的门生。他顿时感到受到极大的侮辱,也为士林对他的误解而深感痛心。当天晚上,当他得知皇上已下旨将吴中行与赵用贤抓进锦衣卫大牢时,他才略感宽慰。今天,听到太监宣读的皇上对他再行慰留的谕旨,他的本来七上八下的心情,更是如有一团乱麻塞进。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游七前来推门禀报说王国光、王崇古两人来访。张居正揉了揉发涩的眼睛,命游七将他们二人领进书房。一坐下,王国光就说道:

  “上午,皇上就把再次慰留首辅的谕旨传到吏部,想必首辅你本人也已收到了。”

  “喏,还在案台上搁着呢。”

  张居正指了指台子上的旨匣,王国光瞟了一眼,又道:“听说吴中行与赵用贤二人,早上刚挥到午门枷拷示众时,围观的人就挤得密不透风。道他们不是的虽然有,但同情他们的人,竟然占了多数。”

  “这就是邪气,”王崇古开口说话声如洪钟,他气愤言道,“一帮子酸秀才,狗屁不懂偏还要议论国事,这边火烧房子,那边死了爷,你是先哭爷,还要先救火?这道理浅显不过了,还扯啥子横筋!”

  王崇古是嘉靖二十年的进士,虽是读书人出身,但因长期生活在军幕之中,早把那点儿穷酸斯文销磨净尽,说话直来直去从不拐弯儿,张居正喜欢他这脾性,便接他的话言道:

  “问题在于吴中行这些人,并不认为眼下朝廷的局势如同救火,他们反倒认为现在是国泰民安,既无外患又无内忧的大好光景呢。”

  “这就叫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王国光插话说,“前几年财政改革绩效显著,太仓里现存了几百万两银子。但是,船到中流,不进则退,眼下正是在进退之间,是在节骨眼儿上,这局势类同救火。”

  王崇古附和道:“幸亏皇上英姿天纵,看得清情势,所以一再慰留首辅。”

  张居正非常感激两位政友的理解与支持,他再次把搁在案台上的旨匣瞟了一眼,动情地说:

  “吴中行折子中所言之事,也并非全是妄语。不谷离乡十九年,就再也没见过家父,老人家一旦谢世,作为人子,我的确应该即刻奔丧,凭棺一恸,再为他守墓三年。但皇上不让我离开京城,一边是忠,一边是孝。作为人臣,我不能不忠,作为人子,我孰能不孝?这么多天来,我一直为这两个字苦恼,一时抉择不下。翰林院的那帮词臣,以为我贪恋禄位,真是可笑之极。”

  王国光说:“叔大兄,平心而论,为天下计,你的确不能离开京城。”

  “汝观兄,众口烁金啊!”张居正痛苦地摇摇头,道,“不谷想好了,准备再次上疏乞皇上开恩,准我回江陵守制。”

  “写则可写,但依咱之陋见,皇上决不会同意。学甫兄,你说呢?”

  王崇古正愣瞧着窗外的槐树出神,见王国光问他,连忙回道:

  “汝观兄所言极是,首辅,家严既已弃养,心中存孝即可,眼下最重要的,是要尽忠。”

  张居正长叹一声,说道:“如果宦海中人,都像你俩这样通达,我张居正怎会被逼到如此难堪的地步。”

  王崇古见首辅被夺情事弄得神情沮丧,情知再说下去只会徒

  增烦恼,便换了个话题说:

  “叔大兄,咱邀汝观兄今日来拜谒,为的是清丈田亩事,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汝观兄已讲得详细。咱俩议过,这件事开展起来,必定阻力很大,依不谷之见,得用一点雷霆手段。”

  “用何雷霆手段?”张居正问。

  “听汝观兄所言,首辅的意思是先在山东开始?”

  “是,”张居正点点头,“杨本庵决心甚大,在他那里先行一步,试试风头。”

  “肯定推进很难,不谷拟从部衙中抽调一名侍郎前往督阵,不知首辅意下如何。”

  “很好,派去的人,一定要勇于任事。”

  “这个请首辅放心。”王崇古仍如在帐幕中议论军事,大有纵横捭阖的气势,他侃侃言道,“若欲振士气,不谷与汝观兄商议过,首先得杀猴给鸡看。”

  张居正眉梢掠过一丝难得的笑意,说道:“人家杀鸡嚇猴,你偏要杀猴嚇鸡,说说你的打算。”

  王崇古回答:“不谷分析,只要重新清丈田亩的咨文到省,阳武侯薛汴与衍圣公孑L尚贤两人一定会反对,咱的意思,先从他二人中找出一只‘猴儿’来。他只要一蹦跶,立刻就逮起来。还有一些大户,比起他们来,只算是‘鸡’,‘猴子’咱都敢杀,你‘鸡’还算什么?你只要一动,咱就把你掐住。”

  “方才学甫兄所言,就是他倡议的雷霆手段,只是这样一来,就会有许多的侯爷王爷跑到皇上那里去告刁状。”王国光跟着补充说,“首辅你还记得隆庆六年秋上的事么,咱们施行的胡椒苏木折俸,本已取得圣意,但几个侯爵跑到李太后面前一哭诉,李太后立刻就改了口风。弄得咱们左右不是人,差一点被那帮混蛋算计了。”

  “这种事情保不准还会发生,”张居正伸了伸腰,一边思考一边说道,“就拿薛汴来说,他的阳武侯是世袭的,有成祖皇帝亲自颁赐的铁券金书,任何时候都能免死罪,所以他才敢胡作非为。能把这样的‘猴子’惩治一下,对于减除清丈田亩的阻力,是有百利而无一弊。学甫兄,你可以把这层意思,先向杨本庵吐露一二,让他有个准备。”

  “好,我回到衙门就急速办理。”

  三人把这件事议得透彻,告辞之前,王国光又斟酌着说道:“叔大兄,有一件事还想征询你的意见。”

  “何事?”

  “吴中行与赵用贤两个书呆子,这会儿还戴着枷,跪在午门外示众哪。”

  “听说皇上要他们罚跪三天?”张居正问。

  “是的,”王国光说,“他们二人还不服气,跪在那里昂头一丈。但三天以后,该如何处置他们呢?”

  “这要看皇上的意思。”

  “皇上已有旨意到部,要吏部先拿出惩处意见条陈上奏。咱接任不过两天,哪件事该如何办理,脑子里还是一盆糨糊,所以特来讨教。”

  王国光样子极虔诚,但张居正感到他似乎有推诿之意,心里头略略有点不高兴。正思虑着如何回答,王崇古插进来直捅捅言道:

  “对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口喙狂人,应该予以严惩。”

  王国光回道,“严惩肯定要严惩,但总要有法可行。”

  王崇古不屑地一笑,揶揄道:“什么叫法,皇上的旨意就是法,皇上让吏部拿条陈,这实际上就是要严惩了。”

  “但严惩亦应有度,杀头、戍边、开籍都是严惩,咱该取哪一种?”

  张居正见王国光确实是因为不懂才拿不定主意,心下稍安,他制止了两人的争论,说道:

  “去年刘台上折污告,皇上下旨判他五千里外充军,不准回籍。此次吴中行赵用贤二人与他所行之事差不多,惩处之轻重,亦可参照执行。”

  张居正一锤定音,二人再无话可说,当下告辞出来,起轿回府。

  过了一夜,第二天麻麻亮,缇骑兵就把吴中行与赵用贤从镇抚司大牢中提出来,押解到午门前的广场。昨日已跪了一天,两人的膝盖都磨破了皮,蹭一下都痛。缇骑兵毫无怜悯之心,一到广场,就把两人推倒跪下,颈子上戴着四十斤重的铁木枷,手圈在里头连转动一下都不可能,脚下的砖地又都硬得像铁,膝盖一碰上去,刚结了血痂的地方顿时间又被磨破,鲜血渗了出来,濡湿了裤腿。赵用贤虽是个胖子,但忍耐力显然比不上吴中行,跪在那里龇牙裂嘴地难受,瞧他那副模样,吴中行不免担心,问道:

  “汝师兄,你熬得住么?”

  “熬不住也得熬,”赵用贤仍不改心高气傲的脾性,自嘲道,“戴枷罚跪,这也是读书人必修的功课。过了这一关,方可称天下斯文:”

  “理是这个理儿,”吴中行艰难地挪了挪膝盖,说道,“只要记住咱们是为了捍卫朝廷的纲常而下跪,咱们的膝盖,就不会感到疼痛:”

  刚说完,猛听得赵用贤“哎哟”一声,吴中行扭头看去,只见赵用贤身子扑倒在地。原来他因膝盖生疼,身子不住地摇晃,旁边的缇骑兵嫌他不老实,故在他的后腰上踹了一脚。由于铁木枷锁得太紧,倒地一倾,把赵用贤的颈子划开一道大血口子,鲜血流了出来。缇骑兵又把铁木枷一拉,扯起赵用贤重新跪正。吴中行与赵用贤对视一眼,都是敢怒不敢言。他们深知与这些文墨不通的缇骑兵讲理犹如对牛弹琴,只能自讨苦吃。看到赵用贤血人一般,双目圆睁跪在那里,好像随时都会跳起来与人拼命。吴中行怕他真的起爆,便想转移他的注意力,言道:

  “汝师兄,跪着也是跪着,咱们何不趁这大好光阴,做点咱们该做的事。”

  “做什么事?”赵用贤问。

  “咱们联诗如何?”

  “联诗?”赵用贤瞟了一眼站在身边的凶神恶煞的缇骑兵,笑道.“记得金粉六朝时有两句诗‘门外韩擒虎,楼头张丽华’,写某皇帝的风流事。如今你和我,身边不缺韩擒虎,却没有张丽华。所以,咱们既不是昏君,更不是昏臣。”

  “那是什么?”

  “是咱大明皇朝的殉道者。”

  “此评允当,”吴中行低头看了看颈子上套着的沉重的铁木枷,又抬头看了看淡云飘逸的蓝天,苦笑着问,“汝师兄,你不想联诗了?”

  “联吧,你出题儿。”

  “好,就用这枷字起韵吧。”

  吴中行略略沉思,便吟道:

  十月轻寒戴铁枷

  赵用贤素有捷才,立刻联上一句,并又出一句:

  书生自赏血如华。

  午门长跪丹心壮,

  吴中行把赵用贤的联句复诵一遍,又吟道:

  御苑流风燕子斜。

  禁鼓声声闻帝阙,

  赵用贤一笑,一边打腹稿,一边说道:“帝阙之禁鼓,该用什么对?子道兄,你这是故意整我。”

  吴中行知他故意卖关子,便催促道:“谁不知道你有七步之才,快对上,不然罚你。”

  “怎么罚?”

  “一炷香工夫,不准挪动膝盖。”

  赵用贤瞟了瞟站在身边的缇骑兵,嚷道:“你比韩擒虎还要

  恶毒,听着,我有了。”说着吟出两句:

  浮云片片挂檐牙。

  春来春去长安道,

  这时来午门看热闹的人又多了起来,两位词臣都有股“人来疯”的傻劲儿,一时间思如泉涌,你来我往联得好不畅快:

  花落花开处士家。

  我因朝奏终成祸,(吴中行)

  谁苦今晨未品茶?

  枯舌生津思好句,(赵用贤)

  忠肝沸血化烟霞。

  三杯小醉饶丝竹,(吴中行)

  九死余生对暮鸦。

  敢为纲常成死谏,(赵用贤)

  终叫社稷免咨嗟。

  吴中行这一句对得有些勉强,但一时也觅不来好词替换。他此刻也想弄个生僻的上句来难一难赵用贤,正攒眉沉思,忽听得有人朗吟了两句:

  人生自古谁无死,

  天道无穷地有涯。

  吴中行与赵用贤两人只顾得吟诗,全然不知身边围观的人已越聚越多:听得有人接句,忙抬头来看,只见艾穆已站在他们的面前。

  “和父兄,原来是你。”吴中行一阵惊喜。

  艾穆单腿跪下,一边掏出手袱儿替赵用贤擦拭颈上的血迹,一边说道:

  “看你们在这里旁若无人地斗韵,艾某实在钦慕。二位受此冤屈,犹苦中作乐,真名士也。”

  “苦倒没什么苦,”吴中行强忍着疼痛,取笑道,“就是手箍死了,挠不了痒痒。”

  赵用贤也咬着牙巴骨硬撑,附和道:“如果有人替我挠痒,跪他十天半月又有何妨。”

  艾穆看着地上的血迹,只觉心揪得很,便伸手去把赵用贤的铁木枷往上抬了抬,想让这位冒着虚汗的大胖子轻松一些。缇骑兵见他动作越格,便顿了顿手持的哨棒,嚷道:

  “这位大人,请站开些。”

  艾穆不理会他,仍用手抬着枷,赵用贤怕他吃亏,低声提醒道:

  “和父兄,快依他说的办,这些兵爷是狗脸上摘毛,说翻脸就翻脸的。”

  缇骑兵虽不懂诗,但耳朵尖,却把这句话听进去了,顿时又一脚把赵用贤踹翻在地,吼道:

  “你敢骂人,看老子不揍死你。”

  艾穆赶紧把赵用贤扶起,霍地站起身来,双目如电逼视着缇骑兵,厉声喝道:

  “大胆兵贼,竟敢侮辱斯文,定不能饶你。”

  “你想怎么样?”

  缇骑兵一提嗓子叫起来,执行任务的这一队缇骑兵本有二三十人,听这边一叫喊,便提着兵器都围了过来。在刑部点卯之后一同前来的沈思孝生怕艾穆吃亏,忙把他扯出人群。翰林院里的一帮词臣在赵志皋的带领下也早都赶来这里。他们不是来看热闹,而是来想办法疏通执法的锦衣卫缇骑兵,力争让两位受刑的同僚少吃一点苦头。见艾穆与缇骑兵发生争执,赵志皋忙趋上前去,偷偷地把一只银锭塞到领头的小校手中.腆着脸笑道:

  “这位兵爷不要发怒,大家都替皇上办事,能通融的尽量通融。跪着的这两位是咱的同事,待他们平安解了刑罚,咱请各位兵爷喝酒。”

  “解刑之后,你们这些官老爷还不像昂头的公鸡,哪里还认得俺们这些大兵。”

  得了银锭的小校,嘴上虽这么说,脸上却浮着得意的笑容,他一挥手,缇骑兵又都散开各就各位。艾穆趁这空儿,又走了过来,蹲下来问跪着的二位:

  “昨晚上发生的事,你们知道么?”

  “发生什么事了?”吴中行问。

  “天上出了妖星。”

  “妖星,什么妖星?”赵用贤问。

  “昨晚扫帚星起于东南,直犯北斗,光逼中天。随后,京城就有三处火警。”

  “星象变异,天人感应,这预兆什么?”吴中行突然挺直了身子:

  艾穆眼中射出深邃的光芒,反问道:“地上有夺情之议,天上有妖星闪耀,子道兄,个中蹊跷,还用得着追问吗?”

  “老天爷有眼哪,”赵用贤突然狂笑起来,“我辈之举,上合天意,纵死何憾!”

  他这一笑,立刻吸引了不少围观者,缇骑兵一跺脚,又斥道:“你再胡闹,小心俺又揍你。”

  艾穆眼见人越聚越多,便提高嗓门说道:“那日在天香楼,艾某已说过,继你们二位之后,我一定也会上疏皇上,批驳曾士华。所以,咱们既不是昏君,更不是昏臣。”

  “那是什么?”

  “是咱大明皇朝的殉道者。”

  “此评允当,”吴中行低头看了看颈子上套着的沉重的铁木枷,又抬头看了看淡云飘逸的蓝天,苦笑着问,“汝师兄,你不想联诗了?”

  “联吧,你出题儿。”

  “好,就用这枷字起韵吧。”

  吴中行略略沉思,便吟道:

  十月轻寒戴铁枷

  赵用贤素有捷才,立刻联上一句,并又出一句:

  书生自赏血如华。

  午门长跪丹心壮,

  吴中行把赵用贤的联句复诵一遍,又吟道:

  御苑流风燕子斜。

  禁鼓声声闻帝阙,

  赵用贤一笑,一边打腹稿,一边说道:“帝阙之禁鼓,该用什么对?子道兄,你这是故意整我。”

  吴中行知他故意卖关子,便催促道:“谁不知道你有七步之才,快对上,不然罚你。”

  “怎么罚?”

  “一炷香工夫,不准挪动膝盖。”

  赵用贤瞟了瞟站在身边的缇骑兵,嚷道:“你比韩擒虎还要恶毒,听着,我有了。”说着吟出两句:

  浮云片片挂檐牙。

  春来春去长安道,

  这时来午门看热闹的人又多了起来,两位词臣都有股“人来疯”的傻劲儿,一时间思如泉涌,你来我往联得好不畅快:

  花落花开处士家。

  我因朝奏终成祸,(吴中行)

  谁苦今晨未品茶?

  枯舌生津思好句,(赵用贤)

  忠肝沸血化烟霞。

  三杯小醉饶丝竹,(吴中行)

  九死余生对暮鸦。

  敢为纲常成死谏,(赵用贤)

  终叫社稷免咨嗟。

  吴中行这一句对得有些勉强,但一时也觅不来好词替换。他此刻也想弄个生僻的上句来难一难赵用贤,正攒眉沉思,忽听得

  有人朗吟了两句:

  人生自古谁无死,

  天道无穷地有涯。

  吴中行与赵用贤两人只顾得吟诗,全然不知身边围观的人已越聚越多。听得有人接句,忙抬头来看,只见艾穆已站在他们的面前。

  “和父兄,原来是你。”吴中行一阵惊喜。

  艾穆单腿跪下,一边掏出手袱儿替赵用贤擦拭颈上的血迹,一边说道:

  “看你们在这里旁若无人地斗韵,艾某实在钦慕。二位受此冤屈,犹苦中作乐,真名士也。”

  “苦倒没什么苦,”吴中行强忍着疼痛,取笑道,“就是手箍死了,挠不了痒痒。”

  赵用贤也咬着牙巴骨硬撑,附和道:“如果有人替我挠痒,跪他十天半月又有何妨。”

  艾穆看着地上的血迹,只觉心揪得很,便伸手去把赵用贤的铁木枷往上抬了抬,想让这位冒着虚汗的大胖子轻松一些。缇骑兵见他动作越格,便顿了顿手持的哨棒,嚷道:

  “这位大人,请站开些。”

  艾穆不理会他,仍用手抬着枷,赵用贤怕他吃亏,低声提醒道:

  “和父兄,快依他说的办,这些兵爷是狗脸上摘毛,说翻脸就翻脸的。”

  缇骑兵虽不懂诗,但耳朵尖,却把这句话听进去了,顿时又一脚把赵用贤踹翻在地,吼道:

  “你敢骂人,看老子不揍死你。”

  艾穆赶紧把赵用贤扶起,霍地站起身来,双目如电逼视着缇骑兵,厉声喝道:

  “大胆兵贼,竟敢侮辱斯文,定不能饶你。”

  “你想怎么样?”

  缇骑兵一提嗓子叫起来,执行任务的这一队缇骑兵本有二三十人,听这边一叫喊,便提着兵器都围了过来。在刑部点卯之后一同前来的沈思孝生怕艾穆吃亏,忙把他扯出人群。翰林院里的一帮词臣在赵志皋的带领下也早都赶来这里。他们不是来看热闹,而是来想办法疏通执法的锦衣卫缇骑兵,力争让两位受刑的同僚少吃一点苦头。见艾穆与缇骑兵发生争执,赵志皋忙趋上前去,偷偷地把一只银锭塞到领头的小校手中,腆着脸笑道:

  “这位兵爷不要发怒,大家都替皇上办事,能通融的尽量通融。跪着的这两位是咱的同事,待他们平安解了刑罚,咱请各位兵爷喝酒。”

  “解刑之后,你们这些官老爷还不像昂头的公鸡,哪里还认得俺们这些大兵。”

  得了银锭的小校,嘴上虽这么说,脸上却浮着得意的笑容,他一挥手,缇骑兵又都散开各就各位。艾穆趁这空儿,又走了过来,蹲下来问跪着的二位:

  “昨晚上发生的事,你们知道么?”

  “发生什么事了?”吴中行问。

  “天上出了妖星。”

  “妖星,什么妖星?”赵用贤问。

  “昨晚扫帚星起于东南,直犯北斗,光逼中天。随后,京城就有三处火警。”

  “星象变异,天人感应,这预兆什么?”吴中行突然挺直了身子。

  艾穆眼中射出深邃的光芒,反问道:“地上有夺情之议,天上有妖星闪耀,子道兄,个中蹊跷,还用得着追问吗?”

  “老天爷有眼哪,”赵用贤突然狂笑起来,“我辈之举,上合天意,纵死何憾!”

  他这一笑,立刻吸引了不少围观者,缇骑兵一跺脚,又斥道:“你再胡闹,小心俺又揍你。”

  艾穆眼见人越聚越多,便提高嗓门说道:“那日在天香楼,艾某已说过,继你们二位之后,我一定也会上疏皇上,批驳曾士华。所以,咱们既不是昏君,更不是昏臣。”

  “那是什么?”

  “是咱大明皇朝的殉道者。”

  “此评允当,”吴中行低头看了看颈子上套着的沉重的铁木枷,又抬头看了看淡云飘逸的蓝天,苦笑着问,“汝师兄,你不想联诗了?”

  “联吧,你出题儿。”

  “好,就用这枷字起韵吧。”

  吴中行略略沉思,便吟道:

  十月轻寒戴铁枷

  赵用贤素有捷才,立刻联上一句,并又出一句:

  书生自赏血如华。

  午门长跪丹心壮,

  吴中行把赵用贤的联句复诵一遍,又吟道:

  御苑流风燕子斜。

  禁鼓声声闻帝阙,

  赵用贤一笑,一边打腹稿,一边说道:“帝阙之禁鼓,该用什么对?子道兄,你这是故意整我。”

  吴中行知他故意卖关子,便催促道:“谁不知道你有七步之才,快对上,不然罚你。”

  “怎么罚?”

  “一炷香工夫,不准挪动膝盖。”

  赵用贤瞟了瞟站在身边的缇骑兵,嚷道:“你比韩擒虎还要恶毒,听着,我有了。”说着吟出两句:

  浮云片片挂檐牙。

  春来春去长安道,

  这时来午门看热闹的人又多了起来,两位词臣都有股“人来疯”的傻劲儿,一时间思如泉涌,你来我往联得好不畅快:

  花落花开处士家。

  我因朝奏终成祸,(吴中行)

  谁苦今晨未品茶?

  枯舌生津思好句,(赵用贤)

  忠肝沸血化烟霞。

  三杯小醉饶丝竹,(吴中行)

  九死余生对暮鸦。

  敢为纲常成死谏,(赵用贤)

  终叫社稷免咨嗟。

  吴中行这一句对得有些勉强,但一时也觅不来好词替换。他此刻也想弄个生僻的上句来难一难赵用贤,正攒眉沉思,忽听得

  有人朗吟了两句:

  人生自古谁无死,

  天道无穷地有涯。

  吴中行与赵用贤两人只顾得吟诗,全然不知身边围观的人已戡聚越多。听得有人接句,忙抬头来看,只见艾穆已站在他们的面前。

  “和父兄,原来是你。”吴中行一阵惊喜。

  艾穆单腿跪下,一边掏出手袱儿替赵用贤擦拭颈上的血迹,一边说道:

  “看你们在这里旁若无人地斗韵,艾某实在钦慕。二位受此冤屈,犹苦中作乐,真名士也。”

  “苦倒没什么苦,”吴中行强忍着疼痛,取笑道,“就是手箍死了,挠不了痒痒。”

  赵用贤也咬着牙巴骨硬撑,附和道:“如果有人替我挠痒,跪他十天半月又有何妨。”

  艾穆看着地上的血迹,只觉心揪得很,便伸手去把赵用贤的铁木枷往上抬了抬,想让这位冒着虚汗的大胖子轻松一些。缇骑兵见他动作越格,便顿了顿手持的哨棒,嚷道:

  “这位大人,请站开些。”

  艾穆不理会他,仍用手抬着枷,赵用贤怕他吃亏,低声提醒道:

  “和父兄,快依他说的办,这些兵爷是狗脸上摘毛,说翻脸就翻脸的。”

  缇骑兵虽不懂诗,但耳朵尖,却把这句话听进去了,顿时又一脚把赵用贤踹翻在地,吼道:

  “你敢骂人,看老子不揍死你。”

  艾穆赶紧把赵用贤扶起,霍地站起身来,双目如电逼视着缇骑兵,厉声喝道:

  “大胆兵贼,竟敢侮辱斯文,定不能饶你。”

  “你想怎么样?”

  缇骑兵一提嗓子叫起来,执行任务的这一队缇骑兵本有二三十人,听这边一叫喊,便提着兵器都围了过来。在刑部点卯之后一同前来的沈思孝生怕艾穆吃亏,忙把他扯出人群。翰林院里的一帮词臣在赵志皋的带领下也早都赶来这里。他们不是来看热闹,而是来想办法疏通执法的锦衣卫缇骑兵,力争让两位受刑的同僚少吃一点苦头。见艾穆与缇骑兵发生争执,赵志皋忙趋上前去,偷偷地把一只银锭塞到领头的小校手中,腆着脸笑道:

  “这位兵爷不要发怒,大家都替皇上办事,能通融的尽量通融。跪着的这两位是咱的同事,待他们平安解了刑罚,咱请各位兵爷喝酒。”

  “解刑之后,你们这些官老爷还不像昂头的公鸡,哪里还认得俺们这些大兵。”

  得了银锭的小校,嘴上虽这么说,脸上却浮着得意的笑容,他一挥手,缇骑兵又都散开各就各位。艾穆趁这空儿,又走了过来,蹲下来问跪着的二位:

  “昨晚上发生的事,你们知道么?”

  “发生什么事了?”吴中行问。

  “天上出了妖星。”

  “妖星,什么妖星?”赵用贤问。

  “昨晚扫帚星起于东南,直犯北斗,光逼中天。随后,京城就有三处火警。”

  “星象变异,天人感应,这预兆什么?”吴中行突然挺直了身子。

  艾穆眼中射出深邃的光芒,反问道:“地上有夺情之议,天上有妖星闪耀,子道兄,个中蹊跷,还用得着追问吗?”

  “老天爷有眼哪,”赵用贤突然狂笑起来,“我辈之举,上合天意,纵死何憾!”

  他这一笑,立刻吸引了不少围观者,缇骑兵一跺脚,又斥道:“你再胡闹,小心俺又揍你。”

  艾穆眼见人越聚越多,便提高嗓门说道:“那日在天香楼,艾某已说过,继你们二位之后,我一定也会上疏皇上,批驳曾士楚、陈三谟等夺情之议,昨日午夜,我已拟好折子,沈主事定要附名,这折子就以我俩的名义递进。”

  “折子已递了?”吴中行问。

  “还在这儿呢。”沈思孝插话,说着就把手上的折子递给艾穆,又道。“和父兄说递进去之前,先要念给二位听听。”

  “好,和父兄,快念。”赵用贤大声催促。

  艾穆站起身来,抖开折子。立刻,偌大的午门广场鸦雀无声,所有看热闹的人都屏神静气安宁下来。艾穆清了清喉咙,大声念道:

  吾皇陛下:臣刑部员外郎艾穆、刑部主事沈思孝就首辅张居正夺情事,再行抗疏,谏曰:

  自居正夺情,妖星突见,光逼中天。言官曾士楚、陈三谟,甘犯清议,率先请留,人心顿死,举国如狂。

  今星变未销,火灾继起。臣岂敢自爱其死,不肯洒血为陛下言之:

  陛下之留居正也,名曰为社稷。须知社稷所重,莫过于纲常。而元辅大臣者,纲常之表也。弃纲常而不

  顾,何社稷所能安?且事偶一为之者,例也。而万世不易者,先王之制也。今弃先王之制而从近代之例,如之决然不可也。居正今以例夺情,觌颜留机枢之地。设若期间国家有大庆贺大祭词等盛典,为元辅者,欲避则害君臣之义,欲出则伤父子之情。臣不知陛下何以处居正,居正又何以自处也。徐庶以母故而辞于昭烈,日:臣方寸乱矣。居正独非人子乎?而方寸不乱耶?位极人臣,反不修匹夫常节,何以对天下后世?臣闻古圣帝明王,劝人以孝矣,未闻从而夺之也。为人臣者,移孝以事君矣,未闻为所夺也。以礼义廉耻风化天下,犹恐不及,顾乃夺之?使天下为人子者,皆忘三年之爱于其父,常纪坠矣!异时即欲以法度整齐之,何可得耶?陛下诚爱居正,当爱之以德,使奔丧终制以全大节,则纲常固而朝廷正,乃使天下百官万民成服之。灾变不可弭矣,恳望陛下再思夺情之议,准臣之请。臣艾穆、沈思孝伏拜。

  一篇雄文,抨击犹烈。在场的官员竖着耳朵听下来,不少人为之股栗,更有人生怕惹火烧身,赶紧抽身溜走。当然,也有不少人拊掌叫好。吴中行听罢,也不免为艾穆锋芒毕露的犀利言辞而大为担心。因为,这篇疏中不但针砭首辅,而且捎带着把皇上也刺激了一番,便道:

  “和父兄这篇疏文,痛快淋漓,真千古奇文也,只是言辞过于激烈,一旦投进,下场不会比我俩好到哪里去。”

  “艾某正有此意,陪二位在此一跪。”

  艾穆话音刚落,沈思孝也凛然说道:“还有我哪,我既来到午门,就没打算回去。”

  “快哉,快哉!”赵用贤又大叫起来,“读此雄文,真想浮一大白。”

  艾穆拱手朝两位跪着的同道一揖,言道:“二位在此稍候,我和纯父兄投折去了。”

  话犹未了,围观的人早给他们二人让出一条道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