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水龙吟 第三十四回 武清伯荐官为私利 邱得用削职因属狗

??李太后一行离开李铁嘴测字馆回到皇宫后,当夜无话。第二天用过早膳,就有内侍来报,武清伯李伟和锦衣卫千户李高父子二人,已来到乾清宫门外候着。“怎么来得这么早?”李太后在心里头问了一句。一连好几天,李伟都猴急马急地带信到宫里头要求见面。李太后被他缠得没法,只好答应今天上午见他,谁知他来得这么早。每天上午,小皇上要在东阁听折子,李太后不想让他爹与身为九五至尊的外孙见面,便传旨在西阁会见。

??一刻儿工夫,李伟父子便在邱得用的带领下走进了西阁。一坐定,李太后就问:

??“爹,你有啥事儿,这么急着要见我?”

??李伟眼睛四下睃巡了一遍,问:“咱外孙呢?”

??“每天上午,他都得听折子呢。”李太后瞧李伟虽然蟒袍玉带一身显贵,但行动举止却一点不见长进,比当年当泥瓦匠好不了多少,心里头便不大舒服。碍着父女之情又不好多说,只得用公事公办的口气问,“爹,你到底有啥事儿?”

??见闺女不想叙亲情,李伟那老国丈的优越感顿时减去了许多,只得搓着手说:

??“这事儿,是你弟弟狗蛋提出来的。咱舌头短说不清白,狗蛋,你说。”

??狗蛋是李高的小名,李伟一句一句地喊,弄得李高满脸臊红很不受用。李太后也觉得不雅,埋怨道:“爹,李高好歹也是锦衣卫千户,正五品的官,你怎能老这么狗蛋狗蛋地喊呢?”

??“喊惯了,改口难呢。”李伟自嘲地笑笑,指着李高说,“你托姐姐的福,如今不当狗蛋了。你要说的事,还要求你姐姐开恩呢。”

??李太后把眼光投向弟弟李高,等着他开口。

??“姐,”李高先甜甜地喊了一句,然后欠欠身子,既是讨好又不无羡慕地说道,“你如今是太后了,咱外甥是皇上,但他年纪太小问不了事,朝廷的政局,都是你把舵呢。”

??“这是谁说的?”李太后阴着脸问。

??“都这么说呢。”李高在外头虽然呼鹰逐犬人五人六,但一向害怕这个不苟言笑的姐姐,所以同她说话很谨慎,“都说你母仪天下,是个好太后。”

??李太后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答道:“好太后不止我一个,还有仁圣陈太后。”

??偏李高听不出话风,兀自奉承道:“但你是皇上的生母,情形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外头乱嚼舌头,是不懂朝廷礼法,未必你们也不懂?你再胡说八道,从此就不要见我!”

??李太后怒形于色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李高吓得两腿发软差一点滚下凳儿来。李伟看了心疼,表面上却说:

??“骂得好,骂得好,狗——啊,李高,你就是榆木脑袋不开窍,你姐替大明江山把舵,你知道就行了,还用得着往外吹喇叭?闲言少叙,还是把那事儿给你姐说说。”

??“爹,还是你自己说吧。”

??李高嘟哝了一句。他脸色白煞煞的还没缓过神来,坐在那里,勾头看着地上的砖缝儿。李伟见状,只得硬着头皮说道:

??“彩凤,你爹还是个伯呢。”

??突然来这么一句,李太后没听懂,忙追问:“什么百啊千的,爹,你说清楚点。”

??李伟揉揉鼻子,提了提嗓门:“咱是说,闺女你都当上太后了,咱还是个武清伯。”

??“啊,你是说的这个。”

??李太后一下子明白了父亲的意思。自李太后那年进了裕王府,随着她的地位节节攀升,李伟父以女贵,地位也随之水涨船高。女儿封了都人,他被赏了个锦衣卫百户;女儿生了太子,他晋升为锦衣卫千户;女儿于隆庆元年升了贵妃,他便升为锦衣卫都督同知。除了在京城里赏了一处大宅子外,还在沧州赐了三千亩好地。过了三年,太子正式确立,李伟又晋升为武清伯。除了俸禄享受一品待遇,另又在通州加赐两千亩好地。不过十年时间,他从一个小小的锦衣卫百户而达到今天这样的高位。须知国朝两百年以来,凡国丈这一身份的人,所能获得的最高勋职就?是——伯,再往上就是公、侯。这两样多半属世袭,在位的都是开国功臣之后。父亲急得火上房似的要见她,原来是想再把身份抬高一级……见女儿深思不语,李伟试探着问:

??“彩凤,你看你爹头上这个伯字儿,是不是换一个?”

??“换个啥呢?”李太后不动声色地问。

??“当然是侯字儿啊。”

??“侯,那不又升了一级?”

??“闺女你从贵妃晋为太后,还不升了一级?当爹的按旧例,也该上个台阶了。”

??“爹,咱问你,钧儿如今当了皇帝,他还能不能再往上升一级呢?”

??“皇帝到了顶儿,还往哪儿升?”

??“国丈的最高级别就是伯,这是朝廷制度定下来的,你这个武清伯已到了顶儿,还怎么升?你想和定西侯蒋佑,成国公朱希孝等人的身份扯平,他们的祖上要么是开国元勋,要么是靖难功臣,你不是!咱祖上是庄稼人,没这份荣耀!李太后同父亲讲话虽然存着客气没有发火,但李伟仍能从她的言谈中听出不满,心里头不受

用,便直捅捅顶撞道:

??“你那个理儿咱不赞同,老百姓都知道隔夜的馍馍不新鲜。那些世袭的公侯们,把当年他们老祖宗那点儿功劳本钱吃了两百年,现在还在吃。就说成国公朱希孝,上朝站在第一,他有啥功劳?他和咱比差得远了,咱生了个好闺女,咱闺女又生了个皇帝,就这一点,谁跟咱比?嗯?他公得,咱也公得!他侯得,咱也侯得!别看李伟斗大的字识不了一箩筐,但若较起劲儿来,扯歪理说蛮话他还是一套一套的。听他这通牢骚,李太后又好气又好笑,只得耐心解释:

??“爹,家有家法,国有国法,什么都得按章程办事,不能乱来!”

??“国法,国法谁定的,皇帝定的。现在咱外孙是皇帝,他的话就是圣旨,他说让他外公当个武清侯,谁还敢说个不字儿?”

??“你以为皇帝就没人管了?”李太后秀眉一竖,嗔道,“天下人眼睛雪亮着呢!皇帝做错了事儿,不要说百年之后遭人詈骂,就是当朝也难以过关。钧儿的爷爷嘉靖皇帝爷,喜道术好斋谯,领着一帮妖道把丹灶烧到大内来了。结果怎样,出了个海瑞,抬着棺材上朝,递折子指责皇帝爷。如今,嘉靖皇帝爷死了,可是读书人一提起海瑞,还赞不绝口。爹,这就叫人心!”

??李太后一席话,李伟听了很伤心,他连叹几口气,说:“讲这些大道理,咱当爹的讲不过。你方才讲到皇上想做的事儿怕百官反对,可是,给咱提个级弄个侯字儿,也是他们当官的建议。"

??“谁的建议?”李太后警觉地问。

??“咱说不清,狗蛋,你说。”

??李伟一急,又喊起了儿子的乳名。一直在旁静听这场对话的李高,心里头埋怨姐姐不近人情,但脸上却不敢有半点表露。这会儿,当爹的又怂他出来说话,推脱不得,只好说道:

??“前几天,王侍郎到过咱家。”

??“哪个王侍郎?”李太后问。

??“礼部左侍郎王希烈。”

??“他去作甚?”

??“他去,他去……”

??李太后一逼问,李高舌头又不灵便了,含含糊糊地说不成句,李太后恨这个弟弟不成器,申斥道:

??“声音大点。一个大男子汉,说话蚊子似的嗡嗡嗡,像什么话!说,王希烈去作甚?”

??“他说,咱爹可以升个侯。”

??“他还说了些什么,你详细道来。”

??“王侍郎说,按国朝惯例,国丈的最高勋位只能是伯,但咱爹情形不一样。第一,在咱爹之前,没有哪一个国丈的外孙当了皇帝,有的还没有等到外孙登基就去世了,有的虽有外孙却不是太子。所以,咱爹这是特例;第二,王侍郎还说到你。”

??“说咱什么?”李太后问。

??李高咽了口唾沫,继续说道:“王侍郎说,姐姐你晋封为慈圣皇太后,与晋封为仁圣皇太后的陈皇后身份抬平,这也是特例。既有这个特例在前,咱爹从武清伯晋升为武清侯,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

??“他真是这么说的?”

??“就这么说的,除了李高,还有咱这两只耳朵呢。”李伟赶忙插话。

??李太后又问:“王希烈既这么说,为何不见他有折子呈上?”

??“他想写,但晋封的事儿,不能用手本,应用礼部公折。说到公折,王侍郎当不了家。”

??“为何?”

??“公折必须由礼部尚书具名,王侍郎不是。”

??“绕了半天,他是想当尚书,”李太后冷笑一声,问李高,“你知道王希烈是谁的人吗?”

??“知道。京城里传,他和魏学曾两人,是高拱的哼哈二将。”

??“既知道这一层,为何还要与他来往。”

??这一问,李高不敢讲话了。李伟又开始接腔:

??“彩凤,你不要定眼看人,王希烈先前跟着高拱跑,这不假。有奶便是娘,这是人的天性。高拱现在没奶给他王希烈吃了,他凭啥还跟着那糟老头子?他只会睁大眼睛,找个新靠山。”

??“这种人更不能用!”

??“闺女尽说傻话。”李伟呲着黄牙一笑,说道,“闺女你大概记不得了,你三岁的时候,爹带你走亲戚,他家一只黄狗扑上来咬你,爹去拦,被那畜牲咬了一口,至今,脚脖子上还留了一个疤。后来,爹把那只黄狗牵回来了,先吊着打了一顿,再好好地喂食儿给它。不出两个月,那条大黄狗便习惯了新主人。村里头一些娃儿想欺侮你,大黄狗就扑上去咬。那几年,爹在外做泥匠,常常不回家,多亏了那只大黄狗保护你。”

??李太后懂得武清伯说这个故事的用意。但因昨日在测字馆听了李铁嘴的忠告,已是特别忌讳这个“狗”字。她看看铜炉里的计时香,差不多过了一个时辰,觉得这场谈话该结束了,于是说了一句:“爹,提这些陈芝麻烂豆子的事儿干嘛。”接着喊过内侍,吩咐送客。

??李伟还有许多话要说,但闺女要他走又不敢不走,磨磨蹭蹭到了门口,又回头对李太后说:

??“彩凤,王侍郎有意让咱当侯,这事儿,你得放在心上。”

??“去吧,去吧。”

??李太后不耐烦地挥挥手。李伟有些生气,不由得提高嗓门吼了一句:

??“狗蛋,咱们走!”

??

??看着武清伯父子匆匆远去的身影,李太后心里头像打翻了五味瓶,很不是滋味儿。自从昨日下午在测字馆让李铁嘴测了三个字,回来后李太后一夜失眠。因为儿子未成年需要监护,她们母子同居一室。她夜里几次下床,轻轻走到对面儿子的床前,看着儿子熟睡的憨态,心灵既充溢着慈爱、甜蜜与骄傲,同时也更加明白自己应该担负的神圣责任。儿子登极不过两个多月时间,京城里却没有一天平静。国库空虚、官场争斗、介胄大臣同朝异主、州府旱灾积欠难收,一场又一场暴风骤雨不期而至。所有这一切,无不让她整日提心吊胆,寝食难安。就说前些时张居正请旨施行的胡椒苏木折俸,因武清伯等人的告状,她一怒之下,让儿子绕过内阁直接谕旨户部,取消了勋贵们的实物折俸。她这是不得已而为之,她也知道这样势必会给张居正施政带来麻烦。所以,一连多日,她与儿子深居大内,不接见任何大臣。她要借此机会考验一下张居正,一来对他们母子是不是真正竭尽忠忱;二来面对如此危局,看他如何运筹帷幄度过艰难。通过这些时各条渠道传来的消息证明,张居正对皇上没有半句怨言。他一方面想方设法开辟财源,另一方面对京察毫不放松,把惩治贪墨放在第一。他的所作所为,让李太后心下稍安。她让冯保向张居正讲述唐朝姚崇的故事,一是婉转地表示信任;二是提醒张居正,大事要向皇上禀报,小事则可独断处理。她相信张居正的才能,不放心的,就是怕他专权自用,架空皇上。因此,她对张居正采取了拉一下打一下的手段。“对这种干练之臣,不可一味地笼络。”她常常在心里告诫自己,尽管她对张居正一直抱有好感,但为了儿子,她不得不收敛一己私情。近些时,她常常感到身心疲惫,皆因应付如此混乱的朝局,她觉得力不从心。按照一个女人通常的做法,遇到危难时总是乞求神灵的保佑,她也是这样做的。父亲刚才提到那条大黄狗,又让她想到昨天李铁嘴说到的“狂犬吠日”,究竟谁是狂犬呢?她陷入深深地思索正在李太后坐在西阁中左思右想没个头绪时,忽听得有人轻轻喊了一句:“太后!”抬头一看,不知邱得用何时已跪在跟前了。

??自从外甥章大郎出事后,邱得用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往日里他见人总是一脸笑,现在却蔫头耷脑提不起精神。他心里头老觉得章大郎死得冤,却又无处倾诉。前天在测字馆弄了个“泣”字儿,更让他止不住伤悲。昨天下午,李太后去测字馆不让他跟着,他就知道犯了忌,心中忐忑不安。正在这时候,礼部派人来向他通风报信,说到上半年他去泰山祈福禳灾的事儿。他闷头闷脑琢磨一阵子,又找廖均等几个好友商量,大家都觉得这事儿牵扯到李太后,或许是个机会,便怂恿他直接找李太后告状。邱得用想想也别无他法,便答应依计行事。

??当他看见武清伯父子走后李太后独自一人坐在西阁里,就鼓起勇气走了进来。

??“你有啥事?”李太后冷冰冰地问。

??“启禀太后,泰山的事儿犯了。

??“泰山什么事儿?

??“就是上半年四月底,奴才得旨去泰山为隆庆皇帝爷禳灾祈福,回来时,给太后你带了点礼物。”

??经这一说,李太后记起来了。邱得用那次从泰山回来,带给她一对翡翠玉镯,还有一些土特产。便问道

??“这点小礼物,犯了什么事儿?”

??“在户部王国光大人眼里,这可不是小事儿。”邱得用于是把杨用成交税银碰到张居正挨了一顿的事儿备细讲了,最后紧张兮兮地说,“如今杨用成已被扣在北京交待问题,户部还派了人到礼部查账。”

??“查账又怎么的?”

??“启禀太后娘娘,奴才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吧。”

??“首辅张先生明知道泰山少了的这五千两香税银,是给娘娘买了礼物,他还指使户部派人前往礼部查账,这矛头不是冲着娘娘来的么?”

??“放肆!”李太后勃然大怒,霍地站起,伸手指着邱得用大声骂道,“大胆奴才,竟敢妄议首辅,该当何罪?”

??本来跪着的邱得用,这一下吓得伏在地上,头叩着砖地,颤声回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李太后瞧他那筛糠的样儿,心里头可怜他又恨他,厉声喝道:“跪起来回话。”

??“是。”

??邱得用双手撑地,又抖抖索索跪直了身子。

??李太后坐回到黄绫绣椅上,问:“你方才说的这些事,是谁告诉你的?”

??“是,是……礼部的司务官纪有功。”

??“你怎么认识他?”

??“奴才并不认识他,是他托人找到奴才。”

??“哼,为什么要找你,就因为你是乾清宫管事牌子。按《大明律》,内侍交结外官,当凌迟处死,你知道吗?”

??李太后冷冷的几句话,犹如晴天霹雳,邱得用被震得面如土色,额上渗出豆大的汗珠,出于本能,他小声辩白:

??“启、启禀太后,奴、奴才并未、并未交结外臣,是他纪有功找、找奴才,我只同他见、见过一次面。

??“邱得用,你也不用申辩了,”李太后长吁一口气,问,“你属啥的?”

??“属、属什么?”邱得用没听明白。

??“咱问你的属相,十二生肖中你属啥?”

??“启禀娘娘,奴才属狗。”

??“知道了,退下吧。”

??邱得用诚惶诚恐退下,他不明白李太后为何突然问他的属相。他服侍李太后已经六年了,因此看得清楚,自隆庆皇帝死后,受人爱戴的李娘娘,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却说早膳后连着的两次会见,李太后的心情已完全被破坏。在西阁里缓缓踱了一会儿步,呷了一杯清火的金银花茶,这才在容儿的陪侍下来到了东阁。

??东阁里坐了四个人,除了小皇上朱翊钧,还有冯保,捧折的牙牌太监和朱翊钧的贴身内侍孙海。见李太后进来,冯保领着两位奴才跪下迎接,小皇上也离了绣椅垂手肃立。李太后走上前扶着小皇上重新坐上绣椅,她自己也在旁边的一张绣椅上坐下了,又指了指凳儿,让冯保落座,然后问他:

??“今儿个,给皇上念了些什么折子。”

??“启禀娘娘,共念了五道。”冯保瞅了瞅堆在几案上的一堆奏折,欠身答道,“第一道折子是殷正茂寄来的禀告荔波县主簿吴思礼与丝苗洞酋长盘丫吉两人通匪,他按军法从事,斩了两人首级。第二道是庆远府知府许辛之弹劾殷正茂的手本,说殷正茂夺皇上威福,怙权自专,滥杀无辜。吴思礼虽有过错,却无死罪,建议皇上将殷正茂撤职查办。第三道折子是吏部的,禀报京察施行情况。言明犯有贪赃枉法、结党营私、玩忽职守、怀私进邪这四种劣迹的官员,宜加重惩处。第四道折子是礼部司务纪有功呈上的,言朝鲜恭贺皇上登极的特使进京,所需招待费用本该户部如数拨付,但户部拒不承给,反而要礼部从本应用于会试的花捐税中开支,这有违朝廷礼法,请皇上降旨切责户部。第五道折子是都察院监察御史欧燧上章弹劾泰山提点杨用成,说他私吞泰山香税银五千两用于贿赂京城要紧官员,已属贪赃枉法。尤其令人气愤之处,是他竟敢胡说这笔贿银用于慈宁宫,如此明目张胆攻击慈圣皇太后,更该罪加一等。”

??冯保一口气说完这五道折子的内容,李太后听了,问小皇上:“钧儿,这些折子该如何处置?”

??“回母后,朕已命大伴,悉数发内阁拟票。”

??“对,任张先生处置。”李太后接过容儿递上的温茶呷了一口,问冯保,“欧燧是什么人?”

??“监察御史。”

??“这个折子上已写了,还有呢?”

??“奴才听说他是隆庆二年的进士,张居正是他座主。”

??“啊,难怪!”李太后感叹一声,眼中掠过一丝感激的神情,随即说道,“依咱看,先让锦衣卫把这杨用成抓起来,着实拷问。如此贪墨之人,焉能轻饶,你说呢,钧儿?”

??“母后说得对,就这么办!”

??朱翊钧对母亲言听计从,李太后满意地点点头。突然又蹙着眉问:

??“钧儿,今儿五道折子,有两道关乎礼部,今儿上午见了武清伯,还有邱得用,都扯到礼部,这礼部到底要干什么?”

??李太后的话说得含糊,朱翊钧听了似懂非懂,一句话也答不上来。冯保却心知肚明,见小皇上发呆,他小声说道:

??“这也难怪,王希烈本属高拱死党。”

??李太后听了,脑海里立刻闪出父亲讲述的那条凶恶的大黄狗。她心中忖道:“兴许这个王希烈,就是那条大黄狗。”她本想就此事多说几句,但连续两个时辰的谈话,她已感到疲乏。

??打了个呵欠后,她揉了揉发酸的眼眶,对冯保说:

??“这两日,你物色一个人来,当乾清宫的管事牌子。”

??“那邱公公呢?”

??“唉,邱得用是本分人,他的外甥章大郎被人刺死,这样大的伤心事,他怄在心里不敢跟咱讲。咱本说发道旨,给章大郎优恤,现在看来也不必了。”

??“母后,这是为何?”朱翊钧瞪大了眼睛问。

??李太后抚了抚小皇上的头,轻轻地说:“钧儿,不是你娘心狠,谁叫他邱得用属狗呢。”

??细心的冯保看见,李太后说这话时,眼眶里已是泪花闪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