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水龙吟 第二十回 绕内阁宫中传圣谕 出命案夜半又惊心

??在花厅里,游七向张居正叙述了一切:

??大约一个时辰前,徐爵派人把游七约了出去会面,告诉他乾清宫内刚刚发生的事情。

??却说李太后去昭宁寺礼佛回到宫中,已接近酉时,尽管疲惫不堪,她还是留下了冯保,并把正在玩耍的小皇上找到东阁来,向他备细讲了武清伯以及英国公张溶和驸马都尉许从成告状的事。朱翊钧听了,惶惑地问:

??“外公真的要把花园平了种菜?”

??“但愿他不会,不过,也很难说,你不知道你外公的脾气,逼急了,什么事儿都做得出来。”李太后说着长叹一口气,“张溶和许从成也都说了狠话,说这个月若再胡椒苏木折俸,他们就上街摆摊儿。钧儿,你说,如果他们都这样做了,会丢谁的丑?”

??“丢他们自己的。”朱翊钧气呼呼地说道,“我就不信,他们会这么穷。”

??“这不是穷不穷的问题。钧儿,你就不想想,你登极还不到三个月,就有这么多王侯闹嚷找你要饭吃,如果真的闹到外头去,天下人会怎么看你?”

??“这……”

??“常言道众口铄金,这事儿,咱们不能不管了。”

??“怎么管?”朱翊钧眉头蹙得紧紧的,“要不,传旨请张先生来,一同商议办法?”

??李太后摇摇头,说:“不用找他来了,钧儿,依咱看,你直接下旨户部,凡王侯勋戚,一体取消胡椒苏木折俸,月俸仍以银钞支付。”

??“太仓银不是告罄吗?”

??“让户部想办法。”

??“那,余下京官怎么办,王侯勋戚都拿了月俸银,他们依然胡椒苏木折俸,岂不要闹事?”

??“钧儿,你是皇上!”李太后秀眉一竖,加重语气说道,“王侯勋戚的事,得皇上亲自来管,文武百官那头,还有内阁哪。”

??“内阁,内阁,”朱翊钧不停地嘟哝着,不无焦虑地说,“张先生恐怕也不好处置。”

??“如果朝廷中尽是顺心的事,还要内阁首辅干什么?”李太后重重地拍了拍绣椅的扶手,断然说道,“疾风知劲草,张先生如果真是匡时救弊之才,就一定能想出办法,把事情摆平。”“哦,儿知道母后的意思……”

??朱翊钧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态,正欲说下去,李太后伸手阻拦了他,又道:

??“内阁就张先生一个首辅,也真亏累了他,我看,得给他找个助手了。”

??一直噤若寒蝉不敢出声的冯保,这时插话道:“张先生自己也好像有这个意思。”

??“你怎么知道?”

??李太后严厉的目光扫过来,冯保吓得一哆嗦,赶紧垂首答道:

??“张先生今儿个送了折子进来,请万岁爷增补阁臣。”

??“啊,他都提了哪些人选?”

??“提了杨博、葛守礼、吕调阳三人。”是朱翊钧回答。

??“钧儿看过折子了?”

??“看过,母后去昭宁寺敬香,儿在东阁看了一上午折子。”

??“很好,”李太后冷冰冰的脸色稍有缓解,“钧儿,这三位大臣,你看哪位合适?”

??朱翊钧又恢复他那小大人的神态,扳着指头说:“折子上摆在第一的,是杨博。”

??“这个不能用。”李太后干脆地否决。

??“为何?”朱翊钧问。

??“既是摆在第一,就肯定与张先生私交深厚。内阁大臣,还是互相牵制一点好。”

??朱翊钧虽是孩子,但心性灵活,经母后这么一点拨,他立刻就明白个中奥妙,于是一拍巴掌,笑道:

??

??“母后,我就用吕调阳。”

??“有何理由?”

??“这吕调阳在折子上头摆在第三。”

??“还有呢?”

??“儿还是太子的时候,吕调阳是詹事府詹事,是儿的老师,他在经筵上讲课最好。”

??“还有呢?”

??“还有,还有,还……没有了。”

??“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咱听说吕调阳这个人一身学究气,从不拉帮结派。”

??“那,母后同意用他?”

??李太后咬着嘴唇思忖了一会儿,才字斟句酌地说:“选拔吕调阳入阁任次辅,从目下情势来看,或许是最佳选择。冯公公!”

??“奴才在。”

??冯保屁股离了凳子,欠身应答。作为大内主管,听了太后与小皇上母子之间这一场对话,可谓是风狂雨骤,惊心动魄,他感到前胸后背粘乎乎地都湿透了。

??也许是他回答的声音有些异样,李太后又瞟了他一眼,问:

??“你脸色白煞煞的,累了?”

??“唉,有一点点,啊不,奴才向来有头晕的毛病,进屋时发过一阵子,现在好了。”

??冯保极力掩饰,处处显得不自然,好在李太后并不深究,而是令他:

??“准备纸笔,替皇上拟旨。”

??东阁内,纸笔墨砚啥时候都是现成的,冯保坐到书案前,李太后又道:

??“拟两道旨,一道给户部,一道给内阁,就按方才咱与皇上商量的拟文。记住,这两道旨今夜就得送到通政司,明儿一早,就传到当事衙门。”

??听完游七的陈述,张居正陡然感到了天威不测的沉重压力。自接任首辅以来,他一直谨慎从事。入则恳恳以尽忠,出则谦谦以自悔。哪怕深蒙圣眷,也始终不敢忘记国事之忧,将一片肫诚之意,流露于政事之间。汲取前任削籍的悲剧,他最担心的是谗谮乘之,离间君臣关系

??。现在,这件事果然发生。他的脑海里顿时浮出《易》中的两句话:“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君失此臣,尚有彼臣可代;臣若失身,何可代之?虑着这一层,张居正惊出一身冷汗。他暗透一口气,望着紧张得合不拢嘴的游七,问道:

??“我家的胡椒苏木,拿出去变卖了吗?”

??“没有。”游七嗫嚅着。

??“为什么不卖?”

??游七猜不透主人的心思,但知道他眼下心情不好,故小心答道:“小的虑着,一个宰辅之家,若真的去卖胡椒苏木,恐被人笑话。”

??“混账!”张居正一拍茶几,由于用力过猛,茶几上的杯子震落在地,这只比蛋壳儿还薄的卵幕杯,落地就碎了。张居正还恨恨地将那堆碎瓷踩了一脚,怒气冲冲骂道,“什么宰辅之家,我同所有京官一样,都是靠朝廷俸禄吃饭。朝廷实行实物折俸,我们堂而皇之拿出去变卖,有何羞耻?”

??游七劈头盖脸挨了这一顿臭骂,尽管内心感到委屈,却半句声也不敢做,抖抖索索站在那里,像秋风中的一条丝瓜。瞧他这可怜又可嫌的样子,张居正朝他挥挥手,说:

??“你先回去吧。”

??“唉。”

??游七如释重负,朝主人深鞠一躬,就退了出去。刚走出花厅门,张居正又喊住他,吩咐道:

??“徐爵那里,你要和他热乎点,每次送了信,封点赏银给他。”

??“小的知道了。”

??游七唯唯喏喏退出,听着他笃笃笃的脚步声已是离开了山翁听雨楼,一会儿,又听得马蹄得得离开了院子。此时已是夜深人静,偌大的山翁听雨楼虽然灯火通明,却是死一般寂静,一应侍奉既不敢睡觉,又不敢走近,只是缩在进门的过厅里等待传唤。张居正呆坐半晌,才开口问一直侍坐在侧的王篆:

??“介东,皇上这两道旨意,你如何看?”

??王篆向来不肯深研大局,只是个看主子眼色行事的角色,此刻他心里惶惑得很,答道:

??“昨儿个,皇上颁赐纹银与玉带给你,今儿个,又绕开内阁直接下旨。皇上的脸色,下官实在看不懂。”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张居正心里头,忽然蹦出大成至圣先师孔夫子的这句话来,但表面上,他却反省自己,“我们作大臣的,理所当然应该做到善则归君,过则归己。那几位王侯勋戚串通一气,跑到太后跟前告状,如果你是太后,你又会如何处置?”

??“是武清伯这糟老头子,搅混了这凼子水。”王篆答非所问。

??“问题的症结就在这里,”张居正眼波微微一闪,“国家国家,皇上既要治国,又要治家,家事掺进到国事之中,国事就难办了。”

??王篆顺竿儿爬,帮腔道:“这个李伟,京城没有谁不知道他,是个钱窟眼里翻筋斗的人物。”“事到如今,何必责怪人家,”张居正叹了一口气,声音低得几乎自己都听不见,“三个人凑到一块儿告状,我看这后头有人指使。”

??“啊?”

??“英国公张溶,是个树叶儿落下来怕打破头的人,从不出面招惹是非。驸马都尉许从成,有五千亩封田不说,光在两京等处的商铺,就有几十家之多。李伟每年收上万石稞粮,上个月还在粜卖粮食,三个人都富甲一方,怎么会为区区一点月俸银而兴师问罪呢?”

??听如此一分析,王篆才感到这场风雨大有来头,把脑瓜子抓挠了半天,才狐疑地问:“究竟是谁呢,有这大的能耐。”

??“你说,我当首辅,哪些人心里不舒服?”

??“还不是高……”

??“嘘!”

??张居正做了个手势,指了指里间小屋,王篆这才记起里头还有一位玉娘,顿时吐了吐舌头,小声说,“他的亲信门生故旧,以魏学曾、王希烈为首,还有一大把哪。”

??“扇风点火之人,就在他们之中。唉,还是玉娘唱得对,皇城中尔虞我诈,衙门内金戈铁马。”“既如此,首辅就该向皇上解释。”“解释什么,让皇上收回成命,更改旨意,这可能吗?亏你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连起码的事君之道都不懂。现在能做的只有一条,就是设法度过危局。吕调阳入阁,本是仆之所愿,这是好事,难的就是王侯勋戚的胡椒苏木折俸,此事牵一发而动全身。”

??受了训斥的王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正想表明心迹说点什么,忽听得小屋虚掩着的门被推开,玉娘摸摸索索走了出来。

??“玉娘。”

??张居正喊了一声,连忙起身走过去,把玉娘扶到一张椅子上坐下。玉娘说道:

??“先生,奴家还是离开这里为好。”

??张居正一愣:“你为何又突然改变主意?”

??玉娘凄然一笑,说:“方才您们在这里的谈话,奴家在里头隐隐约约听到了不少。先生宰辅

??当得如此之难,这么多烦心事压着您,奴家哪里还能够再来麻烦您呢。”

??“玉娘,这是两码子事。”张居正解释道,“你留下,不会给我添什么新的麻烦,相反,你若走了,倒真是添了我的心病。”

??“先生,您?”玉娘疑惑不解。

??张居正不加掩饰地说:“我是为你的眼睛担心。”

??王篆为了讨好张居正,也从旁说道:“玉娘,首辅对你的关怀是无微不至,你怎能轻言走开。”

??玉娘深深叹一口气,脸上又不自觉地泛起红晕。张居正想着玉娘这一晚也没吃什么东西,便吩咐王篆:

??“喊侍女过来,给玉娘沏一杯参茶。”

??少顷,侍女端了参茶过来,递到玉娘手上,玉娘呷了一口,又搁回到茶几上,感慨说道:“平常总听人说,读书人十年寒窗,就为了博取功名,在头上戴一顶乌纱帽光宗耀祖。现在才知晓,这顶乌纱帽戴在头上,是何等的不自在。”说到这里,玉娘苦笑着摇摇头,补了一句,“看来,教曲儿的人,有时候也很无知。”

??“教曲儿的人为何无知?”王篆追问。

??玉娘答道:“奴家在南京时,就跟着师傅学过一曲带把儿的《马头调》,专唱乌纱帽的。”

??“啊,玉娘能否唱给咱们听听。”王篆说着瞧瞧张居正,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忙去里屋拿了琵琶出来,递给玉娘,说,“首辅这一晌说话累了,正好听听曲子解乏。”

??玉娘犹豫着说:“夜已深了吧。”

??张居正看了看悄无人影的厅堂,说:“不妨事的,玉娘,你唱吧,这里离人家甚远。”

??“那好。”

??玉娘端正坐姿,拨动琵琶,唱了起来:

??喜只喜的乌纱帽——两翅高摇,

??爱只爱的大红蟒袍——腰中带一条。

??喜只喜,象牙笏板怀中抱,

??——清晨早上朝。

??爱只爱,黄罗伞罩着八抬轿,

??——旗帜儿前头飘。

??喜的是封侯,爱的是当朝,

??——天子重英豪。

??喜只喜,出将入相三声炮,

??——鼓乐闹嘈嘈。

??爱只爱,十三棒铜锣来开道,

??——人人站起来瞄。

??这支曲子明快诙谐,玉娘的情绪虽然没有调整过来,但大致还是唱出了韵味儿。她稍稍表露出的那份俏皮劲儿,张居正很是喜欢,但这曲本来好笑的《马头调》,却是让他笑不起来。平心而论,唱词儿中表述的那些令人眼馋的东西,如今他样样都有。可是,眼下正是这些东西让他心烦意乱。一曲终了,他应付地拍拍手,叹道:

??“昔时范蠡放着丞相不做,而是带着西施泛舟五湖,他倒是看透了官场,像他这样把乌纱帽弃之如敝履的人,实在是不多。”

??“先生为何不能这样做呢?”玉娘问。

??“也许是孽障未净吧,”张居正自嘲地笑了笑,“以道事君,士君子之通愿也。居正不才,却不该也怀了一颗匡时救世之心。”

??正说着,又听得院门外有的的得得的马蹄声急驰而来,三人遂都打住话头,侧耳倾听。一会儿,便听得有人敲门。

??“这么晚了,还有谁来?”王篆狐疑地问。

??“该不是游七又回来了吧,”张居正心里头又掠过不祥之兆,便对王篆说,“你去看看。”

??

??王篆急匆匆地朝院门方向走去,尚不及一盅茶工夫,他就转了回来。

??“是谁来了?”张居正问。

??“是学生手下的一位档头。”

??“何事?”

??王篆一脸的紧张,答道:“今儿个夜里,在桂香阁酒家,章大郎被人刺死了。”

??“什么?”

??张居正一下子挺直了身子。

??王篆继续禀道:“章大郎被皇上赦了死罪,发配三千里外充军,这家伙从刑部大牢出来,竟四五十抬轿子前往迎接。今儿个晚上,他的狐群狗党包下了桂香阁为他接风压惊,就在酒席上,突然有个人闯进来,拔刀刺向章大郎,等众人反应过来施救,章大郎已倒在血泊之中抽搐着死了。”

??“凶手呢?”

??“被当众擒获。”

??“是谁?”

??“是死去的储济仓大使王崧的儿子,他这是为父报仇。”

??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章大郎一死,邱公公不知又会在李太后面前挑唆什么,张居正心情更加沉重起来。他吩咐人把玉娘扶下去休息,然后踱步到山翁听雨楼门外。此时月明中宵,夜凉如水,河边草丛中,点点流萤时隐时现。张居正忽然感到有一片黑影迎面扑来,他一闪身,拂面而过的是一阵清风,他回转身来,对一直紧紧相随的王篆说:

??“介东,你现在出发,把王之诰、王国光两位大人请来这里,要快。”

??“是。”

??王篆倏忽间消失在夜幕之中。

??张居正回到山翁听雨楼,命人铺展纸笔,趁两位部堂大人还未来到的这段空隙,他想把《女诫》一书重印版的序言写出来,这是李太后交办之事,必须尽快完成。

??在案前稍有沉思,他开始奋笔疾书:

??尝闻闺门者,万化之原。自古圣帝明皇,咸慎重之。予赋性不敏,侍御少暇,则敬捧洪武太祖皇帝敕修《女诫》一书,庄颂效法,夙夜竟竟。庶几勉修厥德,以肃宫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