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水龙吟 第十六回 悍妇人邀功反惹祸 王御史视察出蹊跷

??白浪耗神费力折腾了半个时辰,骂骂咧咧走出那间屋子,来到过厅,守候在此的徐娘迎了上来,开口说话前先耸了耸鼻子,因为她闻到了白浪身上粘腻的汗味。她随手递给白浪一碗凉茶,淫笑着问:

??“大爷,这枣妮儿值吧?”

??“值!”白浪一口气喝完那碗凉茶,咂了咂嘴没好气地说:“进房前,那姑娘叫枣妮儿,折腾这半个时辰下来,本大爷成了枣泥儿了。”

??“大爷这是实话,”夏婆以行家的口吻说道,“像你这种男人,咱见得多,进了窑子,都是先等不得,后狠不得。其实,你只要不那么急,咱这里给你吃一颗丸子,你的那根钉,就真的成了铁做的。”

??“什么药丸子?”

??“金枪不倒。”

??“好药好药,下次来一定先吃一颗。”

??白浪只当是夏婆成心戏弄他,也不想在此久留,说着闪身就要出门,夏婆连忙把他扯住,喊了一声“大爷留步”,接着把手一伸。

??“什么?”白浪眯眼问。

??“钱哪?”

??夏婆身子忽闪忽闪的,两只耳朵上戴着的镶金大耳环摇晃晃让人心烦,本没个好心情的白浪心里头一连骂了几声“母狗,母夜叉”,才讪讪地说:

??“亏你还要钱。”

??“怎么啦?”

??“枣妮儿是丈二金刚,咱大爷摸都没摸着。”

??“没上手?”

??“是呀,肩上还被咬了一口。”

??“那,你为何磨蹭半个时辰才出来?”

??“这你也管得着。”

??“进了咱的地儿,咱就管得着。”

??“你想要咋样?”

??“交了钱走人。”

??“好吧,那就先记在账上,回头给。”白浪说着抬脚就要出门。

??“慢着。”夏婆伸手把路一拦,“你想赖账?”

??“赖又怎么样?”白浪想抖狠。

??“哼,麻雀吃蚕豆,摸摸自己有多大个屁眼。”

??夏婆顿时脸色一变,一拍巴掌,立马就有两名壮汉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一左一右把白

??浪夹在了中间。

??“你们想干什么?”白浪喊道。

??“咱们也不想难为大爷,交了银子,你走人。”

??我没带钱。”白浪拍了拍身上,表示一无所有。

??“一进窑子街,咱就发现你小子不地道,但没想到,你竟敢欺到老娘头上来。黑柱子,你们看着办吧。”

??夏婆说罢,抬腿就要走人,白浪慌忙把她喊住,说道:“大娘请留步,大爷我有件东西给你看。”

??白浪说着撩起夏布长衫,从腰间摘下一只小木牌递给夏婆,不无傲气地说:“你看看我是谁。”

??

??夏婆接过这只长三寸宽一寸的被漆得红彤彤的木牌,她虽不识字,但认得这是“衙门人”通常用的腰牌。便把木牌递给略识几个字的黑柱子。黑柱子就着头顶上灯笼的光亮,嗑嗑巴巴

??

??念道:五城兵马司崇文门内苏州胡同巡警铺

??“啊,你是巡警铺的,”夏婆紧绷的脸色顿时松弛了一些,她很内行地对黑柱子说,“你再念念腰牌的反面。”

??黑柱子瞄了白浪一眼,又一字一顿念道:“刘金贵。”

??“你叫刘金贵?”夏婆问。

??“本大爷正是。”

??夏婆咧嘴一笑,以一种见过大世面的口吻说道:

??“咱这窑子街的地盘,就归苏州胡同巡警铺管辖,这铺里的十几位兵爷,还有管事的档头蒋爷,没有谁咱不认识,可咱就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位刘爷。”

??“我是新来的。”

??“新来的,可是蒋爷没交待呀。”

??“蒋爷是咱的头儿,咱上这里来,是他点头答应了的。”

??“既是如此,蒋爷总得有话给你。”

??“蒋爷说了,要咱玩得尽兴。这是咱巡警铺管的地头儿,有什么事担戴得起。”

??夏婆听了这话,讪讪一笑,随之脸色就冷了。须知这位夏婆是窑子街上的一只母虎,同苏州胡同巡警铺的管事档头蒋二旺关系非同一般。这蒋二旺世袭军籍,在苏州胡同巡警铺干了差不多二十年,夏婆年轻时就是他的相好。正是因为有了这层关系,夏婆才有恃无恐,成了窑子街上一粒咬不烂嚼不碎的“铜豌豆”,崇文门一带喜欢惹事生非的泼皮恶少,也没有哪个敢到她开的“街头香”来撞太岁。而且,蒋二旺本人也约束部属,不准他们到街头香来占便宜。这些年来,除了夏婆请客之外,巡警铺军卒是断不会到“街头香”来白食的。可是眼下这位自称叫刘金贵的巡警居然敢犯忌,夏婆断定其中有诈。所以,待白浪话头一落,夏婆就朝黑柱子使了一个眼色,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黑柱子两人朝前一扑,顿时把白浪揪翻在地,取来一根麻绳,三下二下把他双手反剪捆了。

??白浪鸭子死了嘴硬,兀自在地上抖狠:“日你妈,你们想造反了!”

??挨了骂的黑柱子来了火气,朝白浪的屁股猛踢了几脚,白浪杀猪似的嚎叫。夏婆这时已坐到木椅上,眯眼看着地上乱滚的白浪,又说道:“褪下他的裤子。”

??黑柱子领命做了,白浪露出了白生生的屁股。黑柱子又把他掀翻过来,白浪两胯间的那根东西,像一条地蚕耷拉着,情形委实狼狈。

??“东家,还是老规矩?”黑柱子问。

??“是。”夏婆答。

??黑柱子便从搭档手中接过一把剔骨尖刀,一手抓住白浪的那条“地蚕”就要下货。

??白浪感到肾囊根部有一股子冰凉,那是刀片抵在那儿,他顿时惊恐万分,忙不迭声讨饶叫道:“大娘,手下留情。”

??夏婆说:“手下留情则可,拿钱来。”

??白浪哭丧着脸央求道:“我身上的确未曾带钱,这样,你派人随我到巡警铺里去取。”

??夏婆一声冷笑,咬着牙斥道:“你小子还想在老娘这里瞒天过海,实话告诉你吧,老娘同苏州胡同巡警是肉连皮的关系,不要说那里的人,就是那里的任何一个物件儿,没有老娘不认识的,你冒充刘金贵,就这一点,我打死了你都不犯法。”

??“我就是刘金贵,不信,你去巡警铺问。”

??“看来,你小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好,就依你的,现在就去巡警铺。黑柱子,先把他那鸟

??

??玩艺儿留一留,去了巡警铺再说。”

??黑柱子又胡乱地帮白浪穿上裤子,像拎小鸡一样把他从地上拎起来。然后押着他,跟着夏婆,一路推搡着朝苏州胡同走去。

??

??从夏婆的街头香到苏州胡同的巡警铺,约有里把路,不消片刻时辰,夏婆一行就到了巡警铺门口,脚一踏进院子,夏婆仗着人熟地熟,也不及细看,就扯着嗓子尖声尖气喊道:

??“蒋二爷,你看看,咱给你领了个二只脚的骚狗公来了。”

??刚喊完,夏婆这才发现院子里不对劲,平日里空荡荡的院子,如今歇了一乘八人大轿,沿着墙根,还有一二十匹马。从院门到公廨门十几步路,站了两队刀兵。廊沿下还一溜站了八个兵士,每人手擎一盏写有“巡城御史”的大白纱灯笼,把个院子照耀得如同白昼。夏婆一看这架式,知道有大人物光临,慌忙伸手掩嘴,一扭腰要退出去。正在这时,公堂里传来一声厉喝:

??“何人大胆,竟敢来此喧哗,带上来。”

??也不等夏婆回答,早有两个刀兵上前把她架住,连拖带拽带进公廨。

??这公廨原也是夏婆熟悉的,在此坐堂问政的蒋二旺是她多年的相好。只是眼下正堂的台案之后,坐着的是一个她不认识的大官,而平日坐在这个位子上威风八面的蒋二旺,此刻却像一只发了瘟的鸡,蔫头耷脑地站在台案左下角梁柱前。

??却说在巡警铺里坐堂的这位大官,正是巡城御史王篆。下午,内阁书办来到五城兵马司衙门,送来了首辅张居正给王篆的手谕。告知明日辰时,李太后要去昭宁寺礼佛敬香,要他务必“清净道路,尽心保护,慎始虑终,不可有万一之疏忽”。接到这道手谕,王篆哪敢怠慢,当即就把衙门里的佐贰官以及掌管京师各路巡逻治安的十八名把总全都找来,就如何清理街道,圈禁流民,防范突发事件,临时增添彻夜巡逻兵卒等切要事体作了详细布置。须知京城的治安,原由五城兵马司、锦衣卫和东厂三家共同负责。锦衣卫、东厂是直接由皇帝控制的警探、刑狱合一的组织。唯有五城兵马司是政府系统的警事机构,管辖着京师城中的一百二十多个巡警铺,负责京师巡逻治安,接受民众报警、追捕和缉拿案犯。五城兵马司衙门的堂上官,就是巡城御史。打从新皇上登基,王篆这个巡城御史就一刻也没有轻松过,常言道天下事大,大不过改朝换代。在这期间,京城中若有任何有碍圣朝的祸事发生,都会是他这个巡城御史的弥天大罪。谢天谢地,在这新旧交替之际,除了皇城中的争斗,京师地面还算风平浪静。可是明天李太后的出行,却让王篆感到压力很大。就是张居正不打招呼,他也知道这件事的份量,是一点差错都出不得的。所以,这个紧急会议一开就是两个时辰,直到觉得万无一失了,王篆这才命令与会者分头行事,各负其责。他自己则于散会后,在衙门里胡乱扒了几口饭,吩咐起轿来到了苏州胡同巡警铺。这里是皇城去昭宁寺的必经之地,属于明日防范治安的重中之重,王篆委实放心不下,便亲自连夜来这里督查。

??由于事前未打招呼,当王篆的大轿突然停进了苏州胡同巡警铺大院,该铺的管事档头蒋二旺还在对面的一家小酒肆里猜拳喝酒。铺院门口黑漆漆的,连灯笼也未曾点亮。进得屋来,只见两位值班的兵卒对坐抱着胯子闲聊,余下兵士却是一个也不曾看见,顿时王篆大发雷霆。他让值班兵士把蒋二旺找来,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命令他立即派人把全铺二十名兵卒尽快回来。遭此一吓,蒋二旺的酒醒了一大半,他跳进跳出,差不多过去了半个时辰,兵卒才找回来一大半。一直踞坐在堂的王篆余怒未消,把个蒋二旺足足骂了半个时辰,正在这不可开交之时,偏偏夏婆不识好歹地撞了进来。

??兵士把夏婆扭进了公堂,这婆娘哪曾见过这阵式,心中发怵。但她毕竟是浑噩无知之人,不懂见官的规矩,一根桩站在那里,两只眼睛还四处睃看。

??“跪下!”

??

??随同王篆前来的负责崇文门一带巡警铺的一位姓张的把总吼了一句,唬得夏婆双腿一抖,身子趁势跪了下去。

??王篆瞄了一眼夏婆头上满插着的镶金首饰和涂了厚厚脂粉的一张冬瓜脸,心里头顿时像吃了一只苍蝇。他皱着眉,没好气问道:

??“你叫什么?”

??“夏——荷女。”她本想说夏婆,一想不对劲,便改口说了个她自己都觉得生疏的名字。

??“干何营生?”

??“开窑子的。”

??“啊?”王篆又抬头看了夏婆一眼,这女人也正拿眼瞅他,眼神中藏着的那股子淫荡让王篆很不受用,他接着问,“你方才在院子嚷什么?”

??“咱说给蒋爷送了个两只脚的骚狗公来。”

??“送什么来?”

??“骚——狗——公。”

??夏婆拖腔拖调复述了一遍,公堂里响起一阵窃窃的笑声,王篆本也想笑,但一咬牙忍住了,一拍案台,大声斥道:

??“大胆泼妇,竟敢对本官如此说话,来人,把这泼妇拖下去,狠狠打!”

??“是!”

??立时就有几个兵士应声上来,慌得夏婆磕头如捣蒜,哀求道:“大老爷,打不得打不得,老

??身说的是实话,这骚,啊不,这冒充巡卒的家伙,已被老身捆来了。”

??“你说什么?有人冒充巡卒?这究竟是何等样的事情,你从实招来。”

??王篆来了兴趣,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倾了。蒋二旺也颇为吃惊,一双眼睛死盯着夏婆,铜铃一样大。

??夏婆跪在地上,把事情一五一十说了。说罢,又扭头朝院子里大喊了一声:

??“黑柱子,带人上来。”

??一看见带上来的人,蒋二旺不禁在心中暗暗叫苦。原来此人叫王大臣。三天前,本铺巡卒刘金贵得痨病而死,正好有人介绍王大臣前来找他谋个差事,他便让王大臣顶替刘金贵当了巡卒。按洪武皇帝定下的规矩,各军卫的在籍军士,分本兵和流兵两种,本兵采用世袭制,父死子替,代代相传,而流兵则随时召募。本兵每月禄米两担,较流兵高出一倍还多。这刘金贵世袭本兵,膝下无子,人一死等于报了绝户。按例要上报到五城兵马司衙门注销军籍,但蒋二旺想吞占刘金贵的禄米,便大胆让王大臣顶替了,言明刘金贵的禄米各得一半。王大臣爽然答应。今天下午,蒋二旺才把刘金贵的腰牌给他,言明明日到铺就职。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了事。

??王大臣一进来,便很知趣地跪下。王篆扫了他一眼,问道:“你是这个巡警铺的?”

??“是。”王大臣瑟缩地看了蒋二旺一眼。

??“腰牌呢?”

??“在我这儿呢!”

??夏婆把手伸进月色夏布襟褂,掏出那只腰牌,旁边的军士接过,双手递了上去。

??王篆把那面腰牌翻过来倒过去看了几遍,眼角的余光却一直在注视着蒋二旺,只见这位档抓耳挠腮,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王篆阴阴地一笑,突然大喝一声:

??“来人!”

??“到!”

??立刻就有四名手持水火棍的兵士挺身向前。

??王篆指着跪在地上的王大臣,下命令道:“把这厮拖下去,狠狠地打,打断他的双腿。”


??四名军士一声应诺就要动手,慌得王大臣膝行上前,苦苦哀求道:“请大人饶命,谅小人这是初犯,往后再也不敢了。”

??王篆小三角眼往上一吊,斥道:“本官可以饶你,洪武皇帝亲自制订的《大明律》却饶你不得,在籍军士嫖娼者,斩无赦。打断你的双腿,这还是本官的通融,拖下去。”

??“大人既如此说,容小人秉告实情。”

??“说!”

??“小人不是在籍军士。”

??“啊,你不是刘金贵?”

??“小的不是,小的名叫王大臣。”

??“那你为何要冒充军士,滋扰生事?”

??“不是冒充,是顶替。”王大臣嗫嚅着。

??“谁让你顶替的,刘金贵现在何处?”

??王篆明是问王大臣,眼睛却盯着蒋二旺。这位档头额头上早已汗如雨下,恨不能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到了这个关节眼上,王大臣才知道闯了大祸,也是紧张得嘴唇发乌,不知说什么好。屋子里顿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说,刘金贵哪里去了?”王篆又问了一句。

??夏婆觑着蒋二旺,她见这位老相好脸色蜡黄,嘴唇哆嗦着不说话,心里头不禁骂了一句“脓包”,便替他答了:

??“刘金贵三天前就死了。”

??“唔,”王篆点点头,他要的就是这句话,接着问王大臣。“谁让你顶替的?”

??王大臣看了一眼蒋二旺,不作声。

??王篆至此已全都明白了个中蹊跷,但他今夜里没有心思审理此事,他吩咐把王大臣押下去收监严加看守。

??当兵士押着王大臣退堂时,站在一旁的夏婆幸灾乐祸。王大臣见了心里不服,忽然脚步一收,回转身来犟着脖子喊道:

??“大人,小的还有要事禀告。”

??“何事?”

??“这位夏婆拐卖良家妇女。”

??王大臣接着就把玉娘的事讲了。玉娘这个名字,王篆并不陌生,她不但让高拱赞叹,同时也得到张居正的激赏,只是不知道此玉娘是不是彼玉娘。王篆也不搭话,挥手让兵士把王大臣带下去,然后问夏婆:

??“窑子街有多少家窑子?”

??“三十多家。”

??“每天有多少嫖客?”

??“少则几百,多则上千。”

??“生意有这么好?”

??“这一带流民多,窑子街就赚他们的钱。”

??“你开的窑子是不是最大的?”

??“不是最大的,但是肯定是最好的,”夏婆说起“生意”来,顿时就眉开眼笑,嘴巴上毫无遮拦,“我家那个枣妮儿,不是我夸,全窑子街找不出第二个来,大人您是身分太高了,不然,老身就让你去尝个鲜。”

??“放肆,出去。”

??夏婆吓得一吐舌头,不待人来,早已脚底下抹油,溜之大吉了。

??听得夏婆领着黑柱子叽叽喳喳走远,院子里又复归于平静。王篆喊了一声:“张把总。”

??小的在。”坐在案台右下角的张把总连忙起身。

??“传我的令,你亲自带五百名巡逻兵,连夜把窑子街给我封了。”

??“是。”张把总领命而去。

??王篆又扭头盯着蒋二旺,冷笑一声说:“蒋二旺,你玩的这些猫腻,本官暂不追究。明日从你这里到昭宁寺一带的治安,若出半点差错,本官扒了你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