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梦幻天罗(三)

地底下如果有一个巨大的洪炉正在煮着这块奇地,那么,现在已到了沸腾的时候了。
  地底凹穴的冷热空气调转,已逼到了一个无法容让的地步,“蓬”地。一声,大量的泥糊与泉水,在泥塘中心飞喷而出!
  这一大蓬水花泥石,在半空的午阳下映着奇异的而夺目的光芒,像忽降下一阵五彩缤纷的雨,骤又打落回泥塘上!
  然而这雨却是极酷热的。
  聂千愁的攻击极烈。
  他白发激扬,撮唇尖啸、长身而起,居高临下,葫芦中自光如电,飞射冷血!
  冷血凝立不动。
  这下无疑形同飞鹰攫向麻雀。
  聂千愁也睹准冷血左脚受伤,难以作出迅速的闪躲,跳避。
  他要在热泥正降下前击杀冷血,然后再躲开去——这对他和敌手而言,都是一个考验!
  谁通不过这考验,谁就得死!
  但一个真正的高手,都喜欢通过考验,因为有考验才有挑战,有挑战才有奋发,有奋发才有进步!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对杀手而言,“退步”只有“死”!
  热泥、飞泉,在半空形成一朵奇异的花!
  聂千愁如鹰,攫向冷血!
  他能不能在泥水未降下前一瞬,格杀冷血?
  言有信、言有义拉着葫芦走,丁裳衣、高风亮、唐肯等完全无法拒抗的跟着走,就似一张无形的网,把他们拖着,完全挣动不得。
  他们走了大约二三里路,言有信不住回头张望,忽向言有义道:“我们往回路的小径,转回去。”
  言有义奇道:“为什么?”
  言有信道:“而今李大人、鲁大人已往青田镇上来。不蕊谝们折回青田等候,好过一路上押这些人走易生枝节。”
  局风亮、唐肯听得居然出动李鳄泪也亲临青田镇,都吃了一惊,心中暗忖:怎会为了这件案子,摆下那么大的阵仗?!
  言有义笑道:“今番我们擒住这三人,可是大功一件。”
  言有信道:“可惜。”
  言有义问:“可惜什么?”
  言有信道:“这三人却是‘老虎啸月’所擒的。”
  言有义嘿嘿笑了两声:“你以为聂千愁还有命回来讨功?”
  言有信道:“你是说……”
  言有义望向天空和枝头。
  苍穹上有飞鹰振翅。
  枝头上有麻雀。
  麻雀缩着首,望着天空翱翔的苍鹰,不知是在羡慕还是在恐惧?
  言有义目光十分冷峻,“如果我没猜锗,那拿剑的年青人是……”
  他没说下去,只喃喃地自忖道:“不知道谁是麻雀?谁才是鹰!”
  聂千愁扑在半空。
  他巨大的身姿遮去了一半的日头。
  冷血在阴影里。
  他没有退缩,也没有迎上去。
  他突然一掌劈空击出!
  掌力不是击向聂千愁,而是遥劈溅在半空泥水!
  掌力一推之下,炙热的泥泞飞溅向半空中的聂千愁!
  聂千愁功力再高,也不敢被这地底蕴热已久的泥水淋着,他陡地卸下衣袍,一蔑阼着,卷去泥水,一面藉力斜飞,落于丈外!
  泥水溅射的范围之外。
  他落地的时候,忽觉耳背一阵冷。
  他缓缓回过头去,咽喉抵住了一把剑。
  剑锋明亮。
  剑握在冷血的手。
  剑锋冷。
  眼光更冷。
  聂千愁陡向前疾行一步、
  这一步,无疑是等于把喉咙送上剑锋。
  但冷血也疾退了一步。
  剑锋依然抵上聂千愁咽喉上,连血珠也没刺出一滴。
  聂千愁一甩发,等于把脖子往剑锋上一抹。
  只是剑尖跟着一圈,待聂千愁停下来的时候,剑锋仍抵在他的下颚,不过点伤全无。
  聂千愁冷笑道,“好剑法。”冷血在他顾着卷开泥水之际已破了他的葫芦剑影,先一步截住他的退路。“不过却不敢杀人。”
  冷血笑了,他一笑,眼睛就温暖了起来。“我为什么要杀你?”话一说完,剑已收回,回身就走。
  只留下聂千愁在怔怔发呆,衣上还沾了几点泥水。
  聂千愁嘶声道:“我要杀你,你为什么不杀我?你为什么不杀我!原来冷血的剑已不敢杀人了!”
  冷血没有回头:“你杀我我就一定要杀你么?冷血的剑一定要杀人才是冷血的剑么?”
  聂千愁被这问题问得一怔。
  冷血一面走着,一面留下一句话:“你还要活下来,看友情从无情变为有情;我也要活下来,那三位被冤枉的朋友,我不能叫他们被人冤枉下去。”
  言氏兄弟到了“小滚水”的果园乡庄,已经入暮,言有义还待往前行,言有信道:“我们不如就在这儿歇歇罢,这里一带听说叫做‘小滚水’,有很多泥沼流砂,还是小心点好。”
  这时虫鸣四响,晚风徐来,衬着五人的脚步沙沙。
  言有义想了想,道:“好吧。”
  这儿附近只有数家茅屋,走在荒密的树荫下,因星光很繁密,也不觉太暗。他们尽量避免步入道旁的泥淖。
  言有义眼光流转:“找间看园子的人家住下吧。”
  于是言有信踢开了一栋茅舍的门。屋里一家四口,在果园辛劳了一整天,正是享用晚餐的时候,不速之客突然己到了门口。
  家里的男人吆喝:“你们是什么人?!”
  言有义的回答是把他打倒在地。
  男人咯着血,仆在地上,唐肯,高风亮等看得眦眶欲裂,但又能作什么?
  言有义喝问:“有什么吃的,快都拿出来!”
  家里还有一个女人;一个女孩和一个小男孩,都在哭着。女人呜咽道:“大爷不要打他,吃的……都在这里……请不要难为我们……”
  言氏兄弟看到只是一些腌菜、咸饼等,怒道:“怎么只有这些!”
  女人哭道:“现在官衙要纳三四倍的税粮,我们哪有东西可吃?加上前次那什么镖局把我们的税饱保失了,又要再缴一次,我们已被逼得……那还有什么吃的呀!”
  高风亮和唐肯都惭然低下了头。
  女人抓住言有义的靴子哀求道:“大爷您就行行好……放过我们……我们一生一世都会记住您们的大恩大德的……”
  言有义桀桀笑道,“记住我们?你知道我们是谁?”
  他指指自己鼻子道:“我就是衙里的高官,那两人……”他指向在无形网里的高风亮和唐肯,“就是你口口声声痛骂的‘神威镖局’里的局主和镖师!”
  那女人哭着抬头,望了一眼,颊上还挂着整排泪珠,衬出一张蛮漂亮的脸。
  “你们真是……害死我们了!”
  高风亮和唐肯心中难过,而且愤恨:本来人家托自己护镖,乃是对自己的信任,无论如何,性命可丢,镖不能失,而今,保的是万家百姓的税晌,失手之后,尚未着手追寻,已被官府通缉,弄得走投无路,而今还为人所制,实在夫复何言?
  言有义端详了那女人一下,又望望在一旁哭泣的女孩子,忍不住用手托起女人的下巴,看去越美,色心大动,便道:“叫什么名字?”
  那女人结结巴巴地:“我……我……”起之于女子先天的敏感,她已约略猜出这贼子心里想的是什么肮脏龌龊的事。
  言有义哈哈笑道:“信哥,你自己先找东西吃吃,我可要乐乐去了。”
  说着把那女人往房里扯,高风亮喝道:“狂徒!住手!”唐肯也大叫道:“你别胡来—
  —!”
  言有义逞自笑着,把女人拖走,女人拼力挣扎,男人勉强挣起要扑向言有义,言有义一脚把男人踢飞,撞在壁上,软倒下来的时候已断了气。
  这一来,女人哭得更厉害,号陶叫道:“阿来,阿来……”
  言有义反手就给她一巴掌,把她打倒地上,觉得兴味索然,便过去扯那小女孩,一面咕噜道:“好,大的不肯便要小的,反正吃大柚不如吃青梨。”
  那小女孩一直想要躲缩,但仍是给言有义一把手抓住。
  女人哭道:“你放了她……求求大爷你放了她……她年纪小,还不懂事……”
  言有义道:“你懂事,但你不听话。”
  女人咬着全无血色的唇,“我听话……我一定听大爷的话。”
  言有义嘿地一笑,抱起女人,往房间走去,言有信看得只摇摇头,向那一男一女两个小孩恐吓道:“你们坐着别动,一会儿你娘就出来,为爷们做顿好吃的,谁动,我就杀谁,就像——”
  用手一指地上死去的汉子,狠狠地道:“就像你们爹爹一样。”
  丁裳衣忽道:“言老大,你过来。”
  言有信怔了怔,随后笑笑,指着自己鼻尖道:“我?”
  丁裳衣用一双妙目瞄着他,道:“你那天……在监狱里……为何要放过我?”
  言有信眉头一皱:丁裳衣已是网中之囚,他大可斥责几句或不答她,但他借房间的油灯望去,丁裳衣端坐在那儿,似嗔似笑,两颊粉白得像新鲜热软的馒头,偏又沾上一抹嫣红,就像喜庆节日的甜糕一般;从来也没有这样一个人,言有信心中想,在这样危难和狼狈的时刻里仍那么雍容美丽。
  言有信笑笑,想了想,又笑笑,唐肯和高风亮都觉得很奇怪,怎么像言有信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江湖人,居然会有这种近乎忸怩略带迷惘的表情?
  只是唐肯和高风亮现在都极愤急;他们实在不明白丁裳衣为什么要问言有信这些。
  只听言有信的语音出奇的轻:“丁姑娘……我的心意……你还不知道吗?”
  倏地,房间里响起了一声怒叱,一声惊呼:
  言有信温柔的脸色立刻变回原先的死板,霍然回身,丁裳衣却急急说了一句话:“言老大,念在你对我的情意,请保全这两个孩子……”
  言有信似惊觉到丁裳衣柔声对他的用意,脸上掠过了佛然之色,还未发作,“砰”的一声,一人已推开房间,呛啷步出。
  言有信一个箭步趋近,扶着言有义,只见言有义手捂下体,唇上淌血,一脸痛苦之色。
  言有信诧道:“老二,你……”
  言有义忿忿骂道:“那婊子……居然……居然用剪刀……嘿!”
  言有信怔了怔,道:“剪刀?”
  言有义恨声道:“我已把她一掌劈了!”
  唐肯再也忍耐不住,怒骂道:“姓言的!你这个绝子绝孙丧尽天良不得好死,恶事做尽禽兽不如活当五马分尸乱刀剁碎奸淫人妻的王八龟孙兔崽子!你——”他怒得一口气把骂人的话长江大河般吐尽,言有义一个闪身,已踹了他一脚。
  这一脚踢得十分之重,要是平常人,只怕就要吐血当堂。
  唐肯的身子素来硬朗,但下面的话却也说不下去了。
  丁裳衣忽望向言有信,眼中已有哀求之色。
  言有信心中一动,把要踢第二脚的言有义拉开,劝道:“老二,这人要留着交差,死了就不好办!”
  言有义恨恨地道:“他妈的!老子的命根子已绝了一半,他还来骂——不是为了升官发财,我一脚就踹死他!”
  言有信叹道:“谁不为升官?谁不为发财?为了名利权位;什么大欲禁忌,都得让开去。”
  言有义又嘿嘿干笑两声,目光游处,瞥见缩在墙角边的一对姊弟,当下狠狠地道:
  “好,玩这小的一样。”说着便往那小女孩走去。
  言有信回首望丁裳衣。
  丁裳衣向他点点头,又摇摇首,眼中乞求之色更浓。
  这眼色柔顺里带着艳媚,是言有信一生不曾见过的,他皱了皱眉,搭住言有义的肩膀道:“算了罢,你受伤了,还是休养一下的好。”
  言有义霍然回首,瞪住言有信,眼色很奇怪,然后说:“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