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殓尸布里的谜(一)

黎笑虹不矮,但很胖,额角突出,下巴兜起,把他的扁鼻陷在其中,像在糕饼上捏造一个窟窿要放有颜色的甜浆,偏又不够,所以只有一点点腊肠般的小鼻子滥竿充数。
  可是一个人就算鼻子不高,得意起来,也自以为有丈八高。
  他正在趾高气扬的在说话:
  “大嫂子,你再这样延避,别怪我不客气了。这地方,我不管理谁管理?我在官府里,人面熟,这些年来,保过十几宗大镖,高局主那一套,我早学全了,你交了给我当家,至少,还有几年清福可享。”
  高夫人垂泪道:“我总得要等风亮回来,交待清楚呀。”
  “高风亮?”黎笑虹冷笑道,“他早就死了,你还等他?嫁女儿你说要等他回来,把神威镖局这烂锅子让我背上了也要等着他回来,你这分明消遣我嘛!”
  在高夫人身旁的高晓心道:“黎九叔,你这样对我妈妈说话!你以前……都不敢这样的!”
  黎英虹笑道:“以前?那是以前的事!那时……我还是高局主麾下一名镖师而已,怎轮到我来说话?现在……只要你嫁给我,你娘便是我岳母,我待她,自然顺就她的意思,你意思怎样?”
  高晓心气得不去答他。
  在八仙桌旁有两个跷着脚的膘悍汉子,一个道:“老黎,用不着这般费力,一个女娃子,先来个霸王硬上弓,到头来还不是服服帖帖跟了你!”
  另一个爆笑起来,阴阴地道:“不如你老的小的都娶了,老实说,少的标致,老的也皮光肉嫩的呢!你不要,让给我陈磊大小通吃好了!”
  堂上还有个老仆人,这时眦睚欲裂的上前吼道:“你们这班王八!嘴里再不干不净,我……我——”说着冲上前去,挥拳就往那两人打去!
  高夫人叫了一声:“杏伯——!”
  这杏伯手上功夫也不弱,但人才冲了几步,不意被黎笑虹一绊,篷地摔倒,给那两人一阵拳打脚踢,在地上辗转翻滚,其中一名汉子拔出子母锁,狞笑道:“你这是找死!”就要往下扎!
  高晓心失声惊呼:“杏伯!”拔剑掠出,“叮”地架住子母锁,不料那汉子趁机在她胸前一碰,高晓心粉脸飞红,悻然而退,气得剑尖不住在颤抖着。
  黎笑虹叱道:“杨明华,你这算什么?!”
  那汉子笑道:“怎么?揩一揩也不舍得?”
  黎笑虹怒道:“你敢!”
  那杨明华邪笑道:“你别拧正经了!前几天小蜻那妞儿,你也不一样硬上了!”
  黎笑虹脸色阵红阵白,另外一个陈磊又想去碰高夫人,高夫人不诸武功,晓心颤着剑护着,黎笑虹道:“这不同。”
  陈磊悟笑道:“都是女人,有什么不同?滋味是不一样,但要尝了才分晓呀!”
  黎笑虹恼怒地道:“不行。当年我在镖局里,高风亮没把我怎么瞧得起,不过,高夫人可屡次荐举我,这……晓心也对我关怀有加,有次我病了,她还给我捧汤换药的……”在刀口舐血的江湖汉子,一旦得人关心照护,就算穷凶极恶,也不致全忘得一干二净。
  陈磊跟杨明华互望一眼,摊手道:“算了,你要护着她们,我们是上头发下来跟着你的,又能怎样?不过,你人财两得后,那张殓布,一定得呈上给大人才行!”
  “否则……你就吃不了,兜着走!”
  黎笑虹鼻尖上滚出了汗珠,向高夫人道:“高处石的殓布,你们究竟收藏在哪里?!”
  高夫人惊悸地道:“你们已开棺瞧过了,我怎么知道!”
  黎笑虹踏进一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关系到我们富贵荣华,你要是知道,还是快说出来!”
  高夫人惨笑道:“我不知道,又怎么说?!”
  黎笑虹瞪目道:“你真的不知道?!”
  高夫人慌乱的摇头,黎笑虹看她不像是说谎,喃喃地道:“不会的,怎会呢,我们上次开了棺,高处石只剩下一排臭骨胳,上面明明没裹着殓布呀!”
  杨明华接道:“这可糟了,那要真的高处石的尸体,早已被泥水冲掉了棺底,尸体早就腐化,就算有殓衣,也早都烂得一塌糊涂了,哪还找得到痕迹。”
  陈磊问道:“什么痕迹?”
  杨明华耸肩道:“我也不清楚。上头交待下来的意思是说,高家的那块殓布,藏在三重密封石棺里的,内有防腐药物镇住,按照道理二三十年仍不朽蚀才是,令我们取出来,但那天经挖掘一看,石棺底裂,第一层冲去,第二层碎片。第三层裂开,里面尸首腐烂不堪,臭气薰天,哪还找得到殓布?!至于是什么痕迹——”他说到这里,以征询的眼光望向黎笑虹。
  黎笑虹铁青脸色,道:“这是上头交代下来的密差,我用得着跟你们说么!”
  黎笑虹这一声喝,陈磊、杨明华两人都忙应:“是!”心中却十分不服,暗忖:你拿鸡毛当令箭,看你到时候如果找不着这块什么鬼殓布,怎么个死法!
  黎笑虹心里也很乱,知道裹尸布要是找不到,自己只怕也难免遭殃,便跟高夫人道:
  “高大嫂,我一直都尊重你,才不用强,你再要是不答应,我可等不耐烦了。”
  高夫人颤声道:“可是,那张殓布,我确实不知道在哪里啊。”她哭着说,“老爷入殓的时候,我不知道那一张白布有那么重要,一直都没有留意——”
  黎笑虹不耐烦地截道:“那么,今晚我就要了晓心!”
  忽听一人道:“来不及了,今天,我就要了你的命!”
  黎笑虹乍听这熟悉的声音,大吃一惊,霍然回首,四条人影已经冲了进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格杀了错愕中的杨明华和陈磊!
  黎笑虹正要逃走,四人已分四个方向包围住他。
  只听高夫人一声喜叫:“风亮!”
  高晓心也发出一声清悦无比喜不自胜的呼唤:“唐哥哥!”
  高夫人和高晓心心中之欢喜;真是无法想象,甚至连表情也无法表达。
  这下简直是再世为人,来生相逢,溅出了惊喜的泪光。
  高风亮和唐肯虽有心里准备,一时也被激情所感动,高风亮迎向老妻和爱女,唐肯扶起地上的杏伯。
  黎笑虹趁此全力逃逸!
  他知道勇成的武功跟他不相伯仲,但自从上次受伤后,勇成的武功已大打折扣,而且,勇成一直都逆来顺受,向不敢招惹自己这一干有官府撑腰的人。
  他更知道,只要他冲出中堂,将相楼那儿还有李大人派来的五名高手,一定会出手,那时,就算是高风亮,又有何惧!
  所以他认准唐肯的空隙,掠了出去!
  勇成从斜侧陡抢了过来!
  黎笑虹右钩护身开道,左钩捺劈勇成!
  勇成双斧一抡,与双钩一击,啪地炸出星花,黎笑虹借后挫之势为腾跃,破窗而出!
  可惜他忘了一点。
  忘了丁裳衣。
  丁裳衣只是一个艳丽的女子,他不知道有些女子的武功也如她们容色一般不可忽视。
  他破窗而出,正要张口大喊,忽见一道云。
  紫云舒卷。
  云里精光一闪。
  他避得极快,然而已吃了一剑,右手钩落地,那紫云化为披风,披风张扬,剑光又至!
  黎笑虹忙运钩招架,勇成挥舞双斧,杀了过来,黎笑虹连呼叫的机会也没有。
  唐肯也加入了战围。
  黎笑虹只觉压力增强,倒拼出了狠劲,挨了勇成一脚,跄跄踉踉抢路而出,冷不防前面人影一闪,一柄龙行大刀,当头斫下!
  他这下可吓得魂飞魄散,勉力一架,钩被震飞,余力未消,加上他腰胁挨了“踏破铁鞋无觅处”的“大脚勇成”一腿,臀骨震裂,步履不稳,叭地摔在地上。
  那把龙行大刀即时已压住他的额顶。
  黎笑虹的心往下沉,眼睛涌出了泪水,忍不住叫了一声:“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持刀的人正是高风亮。
  高风亮的眼神逼人,望着他,痛心疾首地道:“说!为什么要这样做!”
  黎笑虹呆了一呆,惨笑道:“我没有选择,是李大人要我指认你们是劫饷的盗贼,不是我要干的!”
  高风亮也怔了一怔,没想到会问出了这么一个大秘密,一个大秘密,一时倒忘了逼问下去。
  丁裳衣目光一转,即问:“那么,究竟谁才是劫镖人?”
  黎笑虹忙不迭地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李大人叫我别管,到时候有人劫镖就是了。”
  高风亮和唐肯互望一眼,心中震讶,难以形容,丁裳衣的剑锋一伸,抵住黎笑虹的咽喉,就在黎笑虹感觉到剑尖触及喉咙之际紧逼地问:“你是怎么和李鳄泪接触的?!”
  黎笑虹杀猪似的叫了一声,眼泪籁籁而下,只说:“别杀我,别杀我……”
  丁裳衣道:“你不说,我就杀。”手腕微向前一递,剑尖入肉半分,鲜血已涌了出来。
  黎笑虹三魂吓去了七魄:“我……我……我跟李大人……不……李鳄泪……不认识……
  不,认识认识……李大人是鲁大人……”
  高风亮用刀背在他额上一指,叱道:“慢慢说,说清楚点!”
  黎笑虹说:“是。”好不容易才控制舌头打结,“我本来不认识李大人的……但鲁大人倒见过两次……有一次……大概是去年年底罢……鲁大人叫我、钟应和郑忠三人同赴天京楼,那晚有吃有喝,还有……”
  丁裳衣柳眉一竖,叱道:“管你有什么的!鲁问张跟你说些什么?!”
  黎笑虹脑里天京楼的荣华绮丽顿时粉碎,只剩下眼前极端恶势力的处境:“鲁大人问我们知不知道高老局主身上有纹身?”丁裳衣听了一怔,高风亮却点了点头,脸色凝重。
  “我们都说有,他又问有没有看清楚高老局主身上雕的是什么花纹,我们都说:高老局主平时很少赤身,我们是在他练功练得汗湿衣衫时略瞥见胸膛上有好一些图案,却不知雕的是什么……当晚鲁大人只请我们吃饭喝酒,也没提到什么……”
  丁裳衣两道弯月眉迅速一蹙,又泛回原来恬静的额角去:“后来呢?”
  “后来……鲁大人又请我们去一趟,要我们不要告诉局主。”
  高风亮听到这里,冷哼一声,道:“郑镖头有告诉我,我以为没什么,我从来不跟他们打交道,也不碍着局里的人升官发财,便没有细问。”说时心里当然有懊悔当时为何不细询个清楚。
  “是,是……局主待我们一向情同手足。那天,鲁大人说:“高处石下葬的时候,是不是叫人用殓布厚厚包着?”我们都说:“是呀”鲁大人舒了一口气道:‘总算有眉目了。”
  然后叫我们掘出高局主的遗体,他要看一件东西,我们都猜是高局主身上雕的图案,钟副镖头说:‘老局主已下葬了七年,只怕已经腐朽了。”鲁大人脸色不大高兴的样子说:‘要是遗骼烂了,就把那张裹尸布取出来!’”
  “后来……”高风亮忽然截道:“钟、郑二位怎样了?”
  黎笑虹结结巴巴地道:“他们……他们得罪了鲁大人,所以……”
  高风亮大刀一击,怒叱:“胡说!分明是他们不肯惊动爹爹的遗体,而遭姓鲁的残害!”
  黎笑虹一见大刀扬起,失心慌地道:“不是鲁大人,是李大人,是李大人——!”
  高风亮叱问:“李鳄泪是怎么冒出来的?说!”
  黎笑虹苦着脸道:“那天晚上,连李大人也出现了,要我们去掘老局主的坟,我们都说不可以如此做,李大人说‘你们怕高风亮罢了,我保管教神威镖局一夜间就散了……你们谁要当局主?’我们都坚拒,李大人一气之下,就叫人把钟、郑二位镖师杀了!”
  丁裳衣冷哼道:“独不杀你,只怕三人中只有你一听有利可图就心动了。”
  高风亮仰天长叹道:“为了镖局,钟应和郑忠死得实在太惨了!”
  唐肯一把揪他起来,责斥道:“是不是你加害了郑、钟二位!”
  黎笑虹慌忙摇首,一口气喘不过来。丁裳衣冷笑道:“算了,问他他也不会说。”
  黎笑虹叫道:“我真的没有杀……”
  高风亮低叱:“你嚷嚷这么响,是要楼上的人听到来救你吗!再叫,我先剁下你的舌头来!”
  黎笑虹登时为之噤声。
  丁裳衣问:“李鳄泪的方法,就是诬陷神威镖局监守自盗?”
  黎笑虹眨了眨惊惶的眼睛:“他没有说。事后,我猜是这样。”
  丁裳衣又问:“外面伏有多少人?”
  黎笑虹即答:“有数十名李大人的部下,李大人好像带来了整百名高手,主要是为了应付明天缴税期限已届,生怕农民有异动,另外,也要监视这里。”
  唐肯笑道:“嘿,幸亏我们神不知、鬼不觉的进来了。”
  高晓心喜悦地道:“唐哥哥,你们是不是从……”
  唐肯呵呵笑道:“是呀。”
  高晓心一双无辜而柔和的眼睛,深情款款的望着唐肯:“那么,有没有见到上次的死尸?”
  唐肯怔了一怔,道:“没有啊!”在这一怔间,他脑里似乎某件事联想在一起,但只是闪了一闪,仍是无法勾勒出是怎么一回事。这种俗称“灵光乍现”的意念在一些人身上,是常有的事,只是这刹间的“灵光”,是不是能够捕捉得下来,化为清晰明朗的构图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