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郊背约赴黄泉

当年,纣王的长子殷郊受妲己迫害,流亡在九仙山桃源洞随广成子学艺。一天,广成子让殷郊去洞外的狮子崖寻件兵器,好下山助子牙伐纣。殷郊来到狮子崖的一个山洞中,见有六七颗热气腾腾的豆,忍不住全吃了。不一会儿,殷郊就变成了三头六臂,他非常害怕,赶紧来见师父。

广成子见了拍手大笑说:“武王仁德,天生异人。”说完,取出方天画戟,递给殷郊,又传授他用法。随后又取出番天印、落魂钟、雌雄剑交给殷郊。殷郊临走时发誓:“我若违背师训,甘受犁锄之灾。”

殷郊借土遁前往西岐,途经白龙山,遇到了温良、马善,这二人一听殷郊是纣王长子,奉师命下山帮助子牙,便追随殷郊同往西岐。

三人上马,离开白龙山,向西岐进发,半路上遇到了申公豹,申公豹对他说:“天下哪有儿子帮着别人去讨伐父亲的道理?”但殷郊谨遵师命,不为所动。

申公豹见劝说不成,就说:“你的弟弟殷洪下山帮助子牙,不想却被子牙用太极图化为灰烬。”

殷郊一听大惊,气得当场晕倒。众人将他救醒后,他拿起一支令箭,折为两段,发誓要杀了姜子牙。

殷郊派马善出战,不想被邓九公擒住,押到了相府。子牙命人将马善推出斩首,谁知刀砍不死他,哪吒等人的三昧真火也烧不死他,马善乘机逃回了商营。

子牙闷坐在相府,杨戬来见,说:“弟子想去九仙山探听虚实,然后再去终南山向云中子师叔借照妖镜。”子牙点头同意。

杨戬来到九仙山,说明了来意,广成子一听,说:“不想殷郊变了心,你先回去,我随后就到。”杨戬离开九仙山来到了终南山,借到照妖镜后返回了西岐。

马善又来叫阵,杨戬出战,二人战了二三十回合后,杨戬拨马回城来到相府,对子牙说:“弟子用照妖镜照过马善,原来他是个灯头儿。”

子牙命杨戬去灵鹫山,拜见燃灯道人,禀明战况。燃灯道人说:“你先回去,我随后就到。”

广成子来到西岐后,出城叫阵,殷郊出营。殷郊执意要为弟弟报仇,师徒二人战在一处,殷郊祭起番天印,广成子忙用纵地金光法逃走了。

燃灯道人来到西岐后,子牙点名叫马善出战。马善迎战,燃灯道人祭起琉璃灯,收了马善,命黄巾大力士将灯焰带回灵鹫山。

殷郊见马善被收,便带着温良出战。哪吒祭起乾坤圈,温良祭起白玉环,乾坤圈将白玉环打得粉碎,哪吒又取出金砖,打中了温良的后心,杨戬一金弹打死了温良。殷郊祭起番天印来打子牙,子牙展开杏黄旗护身,随后又祭起打神鞭,将殷郊打下马来,张山、李锦二人来救,殷郊早借土遁逃走了。

一更时,黄飞虎父子率领人马杀进商军辕门,邓九公率领人马杀入商军左营,南宫适带领人马杀入商军右营。殷郊领着残兵败将往五关进发,忽见广殊广法天尊、广成子、燃灯道人、子牙各持一旗等候在那里,番天印遇旗失效,殷郊无奈只好借土遁逃往前方的大山之中,他的头刚冒出山尖,燃灯道人用手一指,两山一挤,夹住了殷郊的身子。武吉上前用犁锄杀了殷郊,殷郊一道灵魂去了封神台。